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他就是余主任,你们有什么问题找他就对了”

2020-01-18 20:16  来源:法制时报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他就是余主任。”“你们有什么问题找他就对了。”1月9日15时30分许,海南省基层法律工作者协会会长、海口市琼山区红旗法律事务所主任余明财一走进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山湖海小区人民调解委员会办公室,该小区的业主们纷纷向周大妈两口子介绍起来。

余明财正在了解周大妈两口子遇到的烦恼记者肖倩

“有法律纠纷就找余明财工作室”。在琼山区云龙镇,基层法律工作者余明财远近闻名。2004年,余明财成为琼山区红旗法律事务所的一名基层法律工作者。16年来,余明财的足迹踏遍了琼山区大大小小的乡镇和村庄。他耐心倾听老百姓的心声与烦恼,以高度的责任心和扎实的专业功底维护群众的切身利益。2019年12月27日,余明财荣获司法部“新时代司法为民好榜样”(基层法律服务)称号。

用耐心、专业赢得当事人满意

“余主任,你快帮我看看我这问题该怎么解决?”在山湖海小区人民调解委员会接待室,余明财刚放下自己身上的背包,周大妈便迫不及待地拿着一堆材料向余明财倾诉起来。

原来周大妈也是山湖海小区的业主,2019年11月15日和16日,云龙水郡项目部开发商方安排工人往周大妈所住楼栋的一楼架空层搬运砂石材料准备建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周大妈和其他业主因其没有出示政府同意施工的批文而不同意施工。随后,奇怪的事就发生了。11月16日晚上10点多,有人故意敲打周大妈家的房门。11月17日,山湖海小区的广告栏板上张贴了因周大妈及其家人阻挠施工而导致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暂停施工建设的公告,并把周大妈家的楼栋、房号以及两口子的照片都公布在上面。“我们两口子都是80多岁的人了,他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我活这么大,只知道犯罪分子的信息可以被公之于众,我们两口子是犯了什么法?”周大妈气愤地说。

余明财从法律上耐心跟周大妈两口子分析并提供专业意见 记者肖倩 摄

“您别着急,气坏了也解决不了问题。事情的经过我大概了解了,那么现在您的诉求是什么?”余明财一边安抚周大妈,一边引导其表达自己的诉求。在了解到周大妈只是想让故意恐吓威胁她的人向她道歉后,余明财仔细翻阅了周大妈提供的材料。“侵犯隐私权可以起诉,但是从您目前提供的证据来看,胜诉的概率不大。”余明财从法律上耐心跟周大妈分析并提供专业意见。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分析,周大妈两口子心里有了底。临走时,周大妈两口子紧握着余明财的手表示感谢。“我知道你也是看到我们两口子年纪都大了,从各个方面都为我们做了考虑,今天我们也学到不少法律知识,感谢你。”周大妈说。

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

送走周大妈两口子,余明财又急匆匆地往223国道边的一个工地赶去,那里有3名农民工正在等待他解答关于讨薪的法律问题。等解答完这3名农民工的疑问已是下午6点多,天色渐晚,余明财却十分高兴,“我们是基层工作者,就应该为最基层的老百姓服务。”

临走时,周大妈两口子对余明财表示感谢 记者肖倩 摄

早在2007年,余明财就成为一名“送法进村”的基层农村法律顾问,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10余年,余明财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800多宗。

2012年的时候,云龙镇某村一位外嫁女丁某户口登记为本辖区本村户口村民,其夫家庭经济条件极困难拮据,但村里认为丁某已出嫁外地,无权再享受村里的征地补偿。丁某多次与娘家及村民小组交涉无果,无奈把他们告上法庭。为维护弱势群体权益,余明财尽力为她提供法律援助,不仅向她的娘家人及村组耐心讲解土地承包法的有关法律法规,做思想工作,并通过多方面努力调查取证,查找有关法律条款,最终赢得了胜诉,为外嫁女维护了合法权益。

此外,余明财还利用空暇时间积极联合云龙镇政府、司法所深入到各企业、建筑工程工地等,对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进行拉网式排查,建立完善欠薪案件台账,畅通相关投诉渠道,做到快受理、快调处、快结案。多年来,余明财先后帮助200多名农民工讨薪近600万元。

“以案释法”化矛盾于萌芽

“余律师很接地气,群众有事给他打电话,无论大的小的,只要他有空都会尽快赶过来。而且他调解纠纷不只是就事论事,还会从各个方面为当事人考虑,所以我们辖区的群众都很信任他,很多棘手的纠纷经他调解也都顺利化解了。”云龙司法所所长冯开熙说。

2019年1月30日下午,云龙镇某村几十个村民就江东新区重点项目绕城二期农村土地征地补偿款分配问题来找余明财调解。

村民认为村里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不合理,村民与村小组干部发生激烈争执,眼看一场群体事件一触即发。了解了来访村民反映的情况后,余明财及时安抚劝导来访群众的情绪,随即根据本地具体情况进行详细分析和讲解相关法律法规,并以“以案释法”的方式分解说明了解决此纠纷的办法步骤。

村民情绪缓和平稳后,按余明财给出的建议配合补偿款分配工作,大多数村民达成了共识,村民小组也按规定将征地补偿款逐一发放到村民手里。

“我的工作多是与农村和农民为伴,有人说我是‘泥腿子’法律工作者,我觉得挺好。看着当事人从最初的剑拔弩张到最后握手言和,我就感到很欣慰。今后我将继续探索人民调解工作新模式,力争把矛盾化解在基层,消除在萌芽。”余明财说。(肖倩 王慧)

相关报道

雷神山医院院长:疫情的拐点已经来到,我很有...

每天3分钟,速览全国法治新闻

非常时期,检察官“另类”办案!

“你好,这里是12309检察服务中心。”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这些发生在武汉的警察故事,我们说给你听

“59岁民警收到87岁患病父亲的来信”、“想多看你一分钟”、“有我在,想混过去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