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月度“平安之星”】保文静:曾被人手持断指威胁 作为公益律师的她15年普法150余场
时间:2021-03-07 08:58来源:责任编辑:

保文静一点也不“文静”。她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妇联的一名公益律师。执业15年间,她战斗在维权一线,为妇女儿童等群体提供法律援助;她深入山区,每年进行150余场普法讲座。她不为名利,还常受辱骂被威胁。

保文静:这十几年,接的比较多的是女性被家暴案件。城市妇女遭受家暴的概率并不比农村妇女低,只是有时候农村妇女会破釜沉舟把问题解决了,而城市妇女,尤其是高学历群体,因为顾忌面子和前途,不愿向别人诉说,常常选择沉默和忍耐。

一般我都要求和当事人面对面谈,即使是偏远山区我也会让当事人尽量来一趟,路费我掏都行。因为律师和医生类似,不能只通过电话诊断,要察言观色、望闻问切,才能准确把握事实。对我来说,这只是处理的众多案子中的一个,但对别人来说可能一辈子就开这一次庭,往往对其生活关系重大,我必须负责任。

案子结束后还要经常打电话跟踪回访,有时侵权行为虽然停止了,但给当事人造成的心理伤害还在延续,比如得病被丈夫遗弃、怀孕被企业解雇、因拆迁失地等案件。还有人生活困难,我们会根据实际情况,联系医疗、民政等部门继续帮助。

保文静(右)参加宁夏回族自治区妇联组织的普法活动

成为公益律师前,保文静从事企业法务,处理的基本都是经济纠纷案,薪资十分可观,但她放弃了这份工作。转折发生在2003年,她去甘肃省某市帮企业处理一个经济案件时,在法院门口目睹了一场家暴。

保文静:我看到一名男子对前来起诉离婚的妻子拳打脚踢,周边都是看热闹的人,我站出来制止,旁边有人说,人家两口子打架,你管得着吗?我听了特别来气,如果是你妹妹像这样被打得头破血流,你能忍?我是学法律的,知道公民的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怎么有人公然在法院门口施暴?

我那会儿很痩,势单力薄,但还是冲进法院对法警大声说,如果你们再不制止,我就投诉你们。事后我给被殴打的女子一张我的名片,告诉她需要帮助时就找我。一年后她给我打电话,我背着企业偷偷跑去甘肃,免费帮她打赢了离婚官司。

这件事对我刺激很大,我意识到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家暴是家事,打老婆很正常。而一些妇女或是不知道怎么维权,或是没钱打官司,在权益受到侵害时选择沉默,我想用我的专业知识帮助她们。

2005年保文静辞职,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并先后加入了银川市妇联、宁夏回族自治区妇联的维权战线。她通过接少许经济案件和刑事案件维持生计,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做法律援助,3000余人的权益在她的帮助下得到维护。

保文静:我援助时间最长的一个案子长达9年。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农村妇女被家暴,起诉离婚。结果婚没离完,丈夫偷偷转移房子等夫妻共同财产,之后又以各种理由起诉她,1个案子变成11个案子。因为时间跨度长,村子被拆迁,这个妇女又是外嫁过来的,宅基地等相关事项的取证非常艰难。我还记得2012年那个冬天滴水成冰,我们俩四处奔波了几个月,终于找到了关键证据。

今年春节过后,她收到了法院发来的最后一封判决书,给我打电话说,保律师,如果没有你,我死的心都有了。其实我也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坚持要讨个公道,我也撑不到现在。这一路走来,我们已经熟悉得像姐妹一样。

办这么多案子,遇到的阻挠也很多,半夜收到诅咒电话、出庭被辱骂都是家常便饭。有次出庭结束后,我和女方就被男方叫来的人堵住了,最后是警察把我们送出去的。还有一次,一个家暴男把自己的手指剁了,带着血淋淋的断指追到我的事务所说,你敢拆我家庭,我就杀你全家。我一般不理会他们,我的战场在法庭,不用跟他们对骂。

我援助的人也不是人人都会感激我,有的人因为案子进展不顺利,要投诉我。还有人可能有误解,官司打赢后立马把我电话拉黑,可能害怕后面我要钱。这些我都能理解,来找我的大多是被逼到绝路的弱势群体,不能再把这些人往外推了,否则可能会产生危害社会的极端行为。我想让这些受伤害的人感受到,你没有被所有人抛弃,还有人在想方设法帮助你。我的追求就是守好法律这道最后防线,让人们从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在同事眼里,保文静很理性,当事人见到律师后会忍不住一直哭,宣泄痛苦的情绪,她不会被干扰,而是会迅速抓住问题核心,给出解决方案。

保文静:这些年我碰到太多触目惊心的事情,甚至有人被丈夫割掉生殖器、被亲生父亲强奸……每次都感觉要被气疯。刚开始做法律援助时,我在法庭上念诉状经常忍不住哽咽,手也跟着抖。但我是一名律师,我知道做律师仅靠同情心是不够的,要冷静,要拿出证据去打赢官司,才能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心,这条路走不下去。因为每天面对的都是人性的丑恶、社会的阴暗面,感觉自己像个负面情绪的垃圾桶,必须要学会自我调节。身边很多人干着干着都转行了,但我觉得做任何事情都要有韧性。

保文静认识到,必须从根本上提高全社会的法律意识,她开始配合妇联,进乡村、进机关、进高校,普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同时还宣讲抵制高额彩礼等,促进农村移风易俗。

保文静:宁夏南部山区有句流传很广的俗语叫“打倒的老婆揉倒的面”,男尊女卑的思想比较重。到了县里,我先把妇联干部集合起来培训,一些基层妇联干部自己对法律知识都了解不多,怎么去帮老百姓?

给老百姓普法要通俗易懂,要以案释法。我第一次讲座犯了律师的职业病,干巴巴背法条,老百姓不爱听也听不懂,之后我就改变策略,用老百姓生活中最容易遇到的案件启发他们。宣讲的作用非常大,我感觉老百姓听完开窍了,每次讲完都有不少人通过微信或电话找我咨询,还有人问我下一场去哪儿讲,他们还想听。

深入基层后我愈发认识到,女性自立自强,首先要把自己养活住。许多遭受家暴的农村妇女因为没收入,害怕失去生活来源常常不敢报警或离婚,仅从法律角度不能根本解决她们的困境。

不少农村妇女有编织、刺绣、剪纸等技艺,但她们不懂市场。2017年我加入宁夏妇女手工制品协会,被选举为秘书长,我联合一些有经济实力而且志同道合的人,通过建设基地、联系订单、组织培训等,帮助农村妇女把东西卖出去,实现脱贫致富。

这十几年来,在保文静的生活里,工作排第一,家庭排第二。她做法律援助有名气,甚至有外省的人专门跑来找她。但因为工作太忙,她和女儿沟通不够多。谈及母女关系,保文静流露出少有的失落。

保文静:我最对不起的是孩子。女儿从3岁起,我就不敢带她上街了,给女儿做饭、买衣服,都是我老公在做。银川市小,买菜、坐公交车偶尔会碰到曾经在法庭上针锋相对过的人,有的还刚出狱。

因为陪伴少,女儿以前对我不理解,说我一天到晚瞎忙活。但几年前考大学报志愿,她自己报了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业,今年本科毕业,还想继续读研。我为她骄傲,尽管作为一个母亲,我其实不想让她再当律师,太苦了。

保文静参与修订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妇女权益保障条例》去年出台,以法律条文的形式保障农村妇女财产权益“证上有名,名下有权”,新增“夫妻共同育儿假”等,这些已成为她普法讲座的新内容。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