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住帐篷喝碱水,与狼对峙,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坚守戈壁荒漠
时间:2022-08-19 12:05来源:新疆平安网责任编辑:郭炬

烈日当空,骄阳似火,一条长龙般的铁路线,穿越风沙、戈壁、胡杨林,一直延伸至黄沙尽头。

和若铁路的开通,结束了新疆和田地区洛浦、策勒等县和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且末县等地不通火车的历史。

网络图片

“狂啸的寒风和戈壁,在沙漠中行走38公里,让我多少感到底气不足,但为了青春的尊严,我还是咬着牙完成了对戈壁、大漠中的线路巡查。”这是1998年11月3日,南疆西延铁路青年民警日记本上的一段话。

这一行行文字,把人们的思绪拉回了上个世纪铁路公安民警在沙漠、戈壁中坚守的岁月。

1982年6月,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库尔勒公安段成立。当时南疆仅有一趟蒸汽火车,车厢密封性较差,四处漏风,床单、被子上常常落着一层厚厚的沙尘。乘警只有一套单薄的春秋执勤服,冬天不够保暖,夏天要整齐扣好衣服上的风纪扣,更是闷热异常。

车速很慢,从库尔勒到乌鲁木齐需要22个小时。如果列车上有紧急警情需要传递时,只能在列车缓慢经过下一站站台时,从车窗递出包着消息纸条的“调度环”或者扔下装有消息的花盆。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局库尔勒公安处的民警们数十年如一日,坚守在沙漠、戈壁之边,守护着一方热土。

西延铁路刚通车时,阿克苏站派出所民警办公、居住在帐篷中。(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局库尔勒公安处供图)

住帐篷喝碱水,与狼对峙了一整夜

南疆铁路西延线(从库尔勒出发,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向西延伸)地处偏僻,自然环境恶劣,经济文化相对落后,1998年通车运行前,站区屋舍尚未竣工,前期到达人员不仅要住帐篷,还要喝碱水。

对于民警来说,选择去西延意味着离别,意味着要在人迹罕至的地方艰苦创业,奉献青春。

关键时刻,一批共产党员主动请缨,纷纷递交请战书,主动要求到西延。

“爸爸,爸爸……”时任库车站派出所所长王伟年仅5岁的女儿挣脱母亲的怀抱,向远行的车队追去,一边哭一边喊。任凭女儿的呼喊,王伟不敢回头去看一眼。此时,泪水早已爬满了他的脸庞。

库车站派出所在建所初期仅有6名民警,他们不仅为1998年11月中旬到站的铁路职工送去热腾腾的饭菜、主动帮助他们建立家园,还要顶风沙、冒严寒沿着尘土堆积的小道走家串户,徒步巡查73.3公里的线路,对每一个道口、桥梁、涵洞进行登记、拍照、造册,并绘制线路和辖区工作示意图,为西延新线的安全运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9年7月的一天,民警付军、王强在巡线途中遇雨发烧,两人筋疲力尽,腿脚发软,对讲机超出联系区间,他们与派出所失去了联系。

因体力不支,两人躲在一处涵洞里。冷得实在受不了了,他们就拖着虚弱的身子从附近的沙包上扯下些梭梭草,找到了大半截筑路时搭棚子留下的枕木。熊熊的篝火驱走了寒意,也引来了危险,一只狼偷偷向涵洞靠近。

于是,人狼对峙,一动不动,直到天亮。

20世纪90年代,库车站派出所民警合影。(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局库尔勒公安处供图)

戈壁滩沙石成堆、建筑垃圾遍布,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

1999年7月20日,西延新线牙哈至库车方向K729+355处的克拉格赛厄肯东支大桥的桥包头被山洪冲毁,桥北面的314国道相应路段被肆虐的洪水淹没,公路、铁路运输一时陷入瘫痪。

险情就是命令,闻讯后,所长王伟立即带领全所民警赶至现场,一边在技术人员的指挥下搭设防洪网,一边搬运沙包和片石。最终,一个20余立方米的片石筑成的地基打好了,还用1000余个沙袋重新构筑了新的更为牢固的桥包头。

2000年2月,库车站派出所迁入新址。戈壁滩、沙石成堆、建筑垃圾遍布四处。面对8000余平方米的清理、绿化任务,14名民警没有一个打退堂鼓,他们凭着顽强的毅力,投身绿化美化工作中。

要在戈壁沙石上种树、种草,必须先把一米多深的戈壁土清除,再回填同样数量的农田土,这样一进一出就是近万立方米的土石方,更何况板结的戈壁比石头还硬,砸上去洋镐把有时都会被震断。

在当地多家单位的帮助下,3台铲车、2台挖掘机、10辆翻斗车齐上阵。伴随着机械隆隆轰鸣声和响亮的号子声,民警们不仅将院内的土壤换新,还种植了1450棵白杨、280棵果树。

昔日的戈壁滩在民警的辛勤劳动中变成了花果园(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局库尔勒公安处供图)

踏雪翻山,足迹遍布百余平方公里,寻找案件线索

和静站派出所巴仑台驻站管辖的乌斯特地段高寒缺氧、四季飞雪、群山环抱、人迹罕至。

2008年1月16日,辖区发生一起列车为防止撞击钢轨上的道砟而停车的案件。

大雪将现场遮盖得严严实实,寻不着一丝痕迹。

“先做调查走访,我去南头,你们去北头,不要漏掉一户人家!”警长赛巴特尔一边给民警沈发德、乔立峰鼓着气,一边有条不紊地布置着工作。

雪厚路滑,山高坡险,居民居住分散,走访工作十分艰难。赛巴特尔凭着记忆,踏着齐至脚踝的积雪,翻越四座山头,终于望见了山脚下牧民巴代大叔的家。

“巴代大叔常在案发现场附近放牧,很有可能会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赛巴特尔边想边加快了步伐。突然,他感到脚下一空,眼前一黑。等他醒来才发现,自己掉进了牧民设置的捕捉野兽的竖井里。

这可怎么办?竖井高约三米,周缘平滑、陡直,没有帮助是根本出不去。看着头顶那片愈来愈暗的天空,他不由着急起来。

突然,赛巴特尔想到,巴代大叔家有一只牧羊犬,于是他吹起口哨。不一会儿,牧羊犬摇着尾巴,“呜呜”地应着出现在洞口,一会儿又不见了。等它再次出现时,带来了巴代大叔……

一天一夜,民警们翻越了一座又有一座雪山,走访了周边百余平方公里的170余户牧民,终于找到了线索,彻底查清了案件。

喀什站派出所民警帮助群众

库尔勒站派出所“梨花姐姐”服务队开展反诈宣传

依吞布拉克站派出所民警在高原上搭建温室大棚,成功种植出蔬菜

英吉沙站派出所民警在沙尘天气中巡视铁路线路

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库尔勒公安处民警们用青春和热血铸造了“顾全大局的奉献精神,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同舟共济的团队精神,与时俱进的创新精神”的精神品质,激励着一批批青年民警不懈奋斗。

2019年,王伟的女儿王星懿在父亲的影响下,也成为了一名铁路公安民警。“作为一名铁路公安的后代和一名铁路警察,传承和弘扬‘西延精神’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库尔勒公安处成立40年来,先后有370个集体、3191名个人立功受奖,荣获“全国优秀公安局”“全路优秀公安处”等称号。

如今,库尔勒公安处下辖库尔勒、库车、阿克苏、若羌、巴楚、且末、和田等30个车站派出所,管辖线路从最初的476公里迅速增长到了目前的4057.38公里,担当旅客列车保卫任务从一对客货混编列车增长至18对客运列车,客货运量大幅度增长。

巍巍昆仑深情俯视着南疆这片苍茫大地上的变迁,塔里木河从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奔涌流淌。塔克拉玛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老一辈铁路公安民警在这里走过的峥嵘岁月!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