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三代戍边:他说很枯燥,但也很有成就!
时间:2022-05-27 10:35来源:法治日报责任编辑:朱立

“2号车巡组,请报告你的位置!”“报告指挥部,我们正在66号铁塔东侧巡逻!”5月18日21时许,新疆昌吉边境管理支队大黄水泉边境派出所民警许幼龙正带队开展夜间巡逻。

这里是位于中蒙边境、大哈甫提克山南麓的一片荒漠戈壁,2013年,19岁的许幼龙只身到新疆戍边,2019年被分到这里,担负起这里的边境巡控任务。

民警许幼龙正在开展夜间巡逻

“我负责的这片管段55公里,来回一趟巡逻下来要五个多小时。”许幼龙说。这片区域内分布着数个护边员驻勤房,除了日常勤务,他每隔几日都要开展一次全线夜间巡查,查看边境防护设施运行和物资储备情况,提醒执勤人员做好勤务。

警车在砂石路上走走停停,他不时下车用夜视仪观察边境情况,遇到驻勤房还要进去认真查看一番。

“这两天施工人员多,一定不能放松检查,有什么困难及时跟我说。”当日护边员刚刚完成换防,每到一处驻勤房,许幼龙都要向新来的护边员叮嘱注意事项,了解他们对岗位适应情况。

从7号驻勤房出来,时间指向21时40分,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冷风陡起,呜呜怪叫着从大山深处呼啸而来,卷起石子打在车身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关掉手电,大地被无边无际的暗夜包围,望着漫天繁星,许幼龙深吸了口气。这时,从远方大山深处传来野兽的嚎叫声,他打开光束朝那里晃了晃,“不知道是狼还是熊,反正是我们的邻居,跟他们打个招呼。”他笑着说。

23时许,警车继续向前巡逻,经过一处高坡,手机响起叮叮咚咚的声音,“来信号了!”许幼龙打开微信,是远在河北衡水老家的妻子发来的信息。他与妻子相恋八年,2021年春节结了婚,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边境,两人相聚的日子屈指可数。

去年五一前,妻子专程来看他,一路坐高铁、飞机、汽车,几经辗转才来到这里,看着干旱荒凉、渺无人烟的边境,还有爱人被晒得蜕皮的脸,妻子曾心疼地问他“能不能回去”,但后来反而被他动员,计划来边疆定居发展。

“边境总要有人来守!”许幼龙边给爱人回信息边说道。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曾在新疆服役,如今,自己是“第三代为国戍边”,在他看来,“戍边生活很枯燥,同时也很有成就感”。

民警许幼龙(左)和战友一起查看边境情况

去年6月,他们去界碑踏查,返回途中发现一处“冬窝子”(牧民冬季放牧点)发生自燃,他们紧急向牧民反馈情况,并组织协警、护边员及时扑灭了大火,避免造成更大损失。2020年冬天,一辆施工车辆在边境发生侧翻,许幼龙带领协警及时赶到,救出了被困司机。“能为群众办点实事,心里觉得踏实。”

当然也有心情失落的时候,2020年春节,由于工作加上疫情,他连续六个多月没有回家,每次与家人视频都看不到父亲,再三追问下才知道,父亲不慎摔坏了腰椎,已经在医院躺了好几周,因为怕影响他工作才瞒着他。

那天晚上,他坐在驻勤点门口,面朝着大哈甫提克山默默流着眼泪。“说不想家是假的,但是一想到有我们在这里,家人们能够在内地安安稳稳生活、踏踏实实睡觉,就觉得值了!”许幼龙说。

5月19日凌晨零时40分许,一轮残月从天边升起,警车在昏黄的月色下继续前行。风势渐弱,万籁俱寂,警灯在暗夜里闪烁,犹如大海上的一座灯塔。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