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子弹嗖嗖嗖划过头顶,铅中毒高烧39度,他这样记录那段燃情岁月......
时间:2021-04-07 18:04来源:青海公安责任编辑:陈天赐

刚参加工作时,玉树公安的装备用“穷困潦倒”“捉襟见肘”来形容,真的不为过。那时候确实是困难,什么现场勘查车、装甲车、突击车、运兵车、警用直升飞机等等,只能在杂志上“解解馋”,就连做梦都不敢奢求。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县公安局仅有两台北京牌吉普车,而且还是“超期服役”,出差办案,先得“伺候”好它,否则,就得骑上警马出警了。

出发前还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削剪马蹄、钉马掌、全身“干洗”、备足饲料等等。出发时,在马鞍上搭上厚重的“马褡子”,然后找一处比马背高的小土坡,跃身骑到“马褡子”上,像是骑在一个不倒翁上,左右摇晃着走向茫茫的大草原。

运气不好的时候,就得冒着风雪、顶着严寒,“零距离”感受大自然的千变万化。

有时候,在绿草油油、开满羊羔花的小河边小憩息一会儿,在蓝天白云间呼吸着沁人心扉的花草清香,那比皇帝老儿自在;有时候一日可遇四季,从早上的阳光明媚到中午的艳阳高照,再到下午的倾盆大雨,直到晚上风雪交加;有时候一种深深的疑惑缠绕在脑海里,盘古开天辟地的那一天,是不是把四季都忘在了高原?

每当接到出现场的指令,我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拎上现场勘查箱,跳上三轮摩托车,一溜烟直奔现场。现场勘查箱是我们侦查破案的第一帮手,如果没有它,到了现场就会傻眼,就真成了“老虎吃天”。

其实,勘查箱里的东西简陋得不能再简陋,钢卷尺的刻度已经被划得几乎认不出来,各种工具就像小孩的玩具残缺不全,有的提取粉末过期了,毛刷就像开了花的蒲公英。

一次勘查盗窃案件的现场时,发生了点小意外,铅粉不小心进入了手指的小伤口导致铅中毒,腋下的淋巴肿得像个小皮球,发烧快39度,好几天的“屁股针”才保得小命无恙。

很多案件就是靠这些简陋的工具,在纷纭杂沓的现场获取了那些用肉眼难以辨别的蛛丝马迹、痕迹物证,破获了一起又一起案件。

接到命案警情是最头疼的一件事。

那些年玉树州全州只有一个法医,申请法医进行尸体解剖检验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如果再没有县医院主治大夫的支持,我们就得“自力更生”,起初真是无从下手,还有点怯场,后背总是凉飕飕的。

总是害怕尸体会突然站起来、突然睁开双眼,就在你转身的瞬间,直勾勾地盯着你,越想越恐怖。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慢慢地按照警校法医课老师课堂上教授的,一步一步,从上到下、从外到里、从皮肤到肌肉,再从骨骼到内脏……直到找到需要的那个点。

那年隆冬,接到命案出警的指令后,带上刑警队的一帮兄弟,乘坐北京212,经过20多个小时的昼夜颠簸,终于到了案发现场。

在公安特派员的指引下,找到了那具已经冻得像一块石头的尸体,手术刀刚接触尸表刀头就断了。

没办法,在征得亲属同意后,把尸体抬进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里,头和脚各一人架在火上烤,等到稍微解冻,再进行解剖、记录、缝合、包裹,经过4个多小时的汗流浃背,终于在弥漫着各种气味的破房里完成了艰难的任务。

上世纪80年代末期,牧区发案率最高、损失最严重、破案难度最大、赃物最难追回、群众反映最强烈的“五最”案件就是盗抢牲畜案,案件多发生在牛肥马壮的季节。

9月的一天,接到警情,我们带上枪弹火速赶赴现场,经过勘查和走访,基本摸清了犯罪嫌疑人的人数、被盗抢的牲畜数量、毛色、年龄,重点是确定了逃匿的方向和路线。

然后,在村社领导的帮助下,从牧民家借来马匹,朝着目标快马加鞭。一路边追边询问群众,经过两昼一夜的追击,在四川省的一个小县城将那伙犯罪嫌疑人追上。

在隐约能辨清人和牲畜,准备实施围堵的时候,就听到对方朝我们开枪射击的声音、子弹在头顶划过的声音,跟电影里的一模一样,“嗖、嗖”的一划而过,然后头顶发凉的那种感觉。

“开枪还击,尽量朝腿上打”,四五支“八一杠”一阵射,只见对方无招架之力,四处仓皇逃命。我们乘势而上,以分割围歼的战术将他们一网收齐。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追缴24匹骏马,还有一支改装的半自动步枪、两支小口径步枪和数量不少的各种子弹。

现在办案子,依靠和支撑的资源多得数不过来,什么天网工程、视频侦查,什么现场勘查车、刑事技术实验室……可是二十几年前,那可是另一种情况。

记得那年冬天,县城自由市场的多家商铺一夜之间被盗,人民群众遭受重大经济损失,小小县城像炸了锅。

局长下了死命令:“破不了案子,你们都给我滚出刑警队!”

现场遗留的痕迹物证太少,难以刻画犯罪嫌疑人,难以锁定侦查方向,防范的设备和技术又无从谈起,怎么办?

“守株待兔,蹲点守候,老一辈的传统不能丢”,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穿上厚厚的羊皮大衣和笨重的大头皮鞋,在自由市场周边商铺的房顶上、厕所、牛粪房里开始蹲守,每晚都要熬过十几小时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案发后的第17天,也就是经过200多小时严寒中的煎熬,终于把再次作案的犯罪嫌疑人悉数抓获。

处置群体性事件,需要有健全的领导机制、科学的预案、缜密的风险研判、精准的战术动作,更需要有足够的警力和先进的装备。

回想2004年和2005年曾经参与处置的虫草产区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时,州局全局上下,加上老弱病残,用到一线的力量也就区区50余人。

每每身处几千人参与的群体性事件现场,感觉我们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艘小帆船,随时都有被大海吞噬的危险。

乡政府办公场所被打砸、群众被无辜殴打、公私财物被烧毁,在几乎绝望的无助中,幻想着神兵天降,把违法分子像包饺子一样,通通给收拾掉。

与困难相伴,与死亡相随,无论怎样,我与玉树公安相伴了三十载。

从一个初生牛犊变成了知天命的一头老牛。既亲眼目睹了祖国发展强大,又亲历了玉树公安工作和队伍建设日新月异的旷世之变,见证了雪域警察如何用一颗颗赤胆忠心捍卫法律的尊严,如何用一个个不屈的臂膀守护和谐安宁的家园。

如今,年过半百,我只有一颗感恩的心。

感恩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