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要打赌吗?这要是尿我就直接喝下去” 面对嫌疑人狡辩,他一眼识破......
时间:2021-09-15 09:45来源:黔南长安网责任编辑:王晓

“要打赌吗?这要是尿我就直接喝下去。”

一名吸毒人员连续两次尿检的结果都是阴性,本想通知放人的魏来波想想还是觉得不对劲,决定亲自再去看一眼。

“我进去一看颜色就不对,端起来一闻什么味道都没有。”

根据以往的经验,魏来波还是决定让此人再做一次尿检,原本偷偷将茶水藏在裤腰带边上,趁人不注意时倒进了杯子里,打算蒙混过关的吸毒人员在被揭穿之后只能说,“那不做了,直接送我去派出所。”

而担心他到了派出所耍其他花招的魏来波还是坚持让他再做了一次尿检,这一次,魏来波直接守着对方,帮他拿着杯子,让他没有再次调换的机会。

在8年的缉毒工作中,贵州省黔南州罗甸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魏来波办理的吸毒案件有上百起,主动承办并参与的各类涉毒刑事案件60多起,和涉毒案件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他已经习以为常。

“只想要人赃并获”

“从事涉毒犯罪的嫌疑人,基本上都具有较强的反侦察能力。”在罗甸从事贩毒活动的罗某,运送毒品时都习惯骑一辆摩托车,因为摩托车的视线广,便于观察周围环境。

进入罗甸之前,罗某都会在路上找一个地方将毒品藏起来,随后骑车到高速路口踩点,遇到设卡拦截将他抓捕,也没有物证,踩点确认没有警察,也是直接回家睡觉,第二天才去将毒品取回分包销售。

几次抓捕都因为这样的情况无法将他拘留公诉。“有一次他从惠水运东西回来,我们全程监控,没想到他车坏了,停在高速公路服务区内自己修理,便在服务区将他拦截,对其车辆和人身等进行检查,包括服务区周边,摩托车的油箱盖都拆开了也没有找到毒品。”原来在修车之前,他就把东西扔在路边灌木丛。“省道边上植被杂乱,灌木杂草一层叠一层,大家找了几个小时也没找到,就只能先放人。”说起这次抓捕,魏来波依旧有几分气愤和无奈。

经过六个月的持续侦查,禁毒大队确定他将在2020年7月1日当天前往贵定运输毒品,魏来波决定不等他回罗甸,直接在贵定抓他个人赃俱获。“如果让他回到罗甸,担心他又故技重施。”经过缜密的安排,从出发就派出车辆跟踪监控,并请求贵定公安协助在贵定高速路口设卡埋伏,绝不能让他再次逃脱。

“看到他一过来我们马上开车堵上去,埋伏在路边的人也立刻冲了上去。”察觉不对的罗某马上将身上的东西甩了出去,掉头想骑车逃跑,但一直跟着他的车也从后面堵上来,知道自己跑不掉后只能束手就擒,同时,在现场查获了他携带的毒品。

但审讯过程并不顺利,嫌疑人在多次提审中都否认自己的犯罪事实,直到第五次对其审讯,经过多次思想斗争,同时,魏来波带着队员继续调查他的犯罪事实,最后利用相关技术及手段完善证据链,让他再没有侥幸的机会,只能老实交代,终将他送进了监狱,将危害罗甸社会安全的这颗毒瘤彻底拔除。

多年的缉毒工作魏来波经历过很多抓捕场景。“风险都是在动手之前就已经考虑完了,这么多年,每次真正要下手的时候我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但是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上!人赃俱获!”说起抓捕行动魏来波声调都提高了一些。

认识的人都叫他“莽哥”,因为他的体形比较大,有一次埋伏在高速公路施工的工棚里面,刑侦大队的队长说,“莽子,你在后面一点,你肥了等会儿怕跑不动哟”,但一听“抓捕!”的口令,他便第一个冲出去。

在一次抓捕行动中,约定的时间已过,却没有得到信息,在车里等待的魏来波心里也慌了,怕嫌疑人跑掉,正打算重新侦查一遍,便收到语音信息,负责开车的魏来波连语音都来不及听完就冲了出去,每次追捕拦截魏来波也都负责开车,“对方要是逃,我就会开车撞上去拦堵,就算要撞上去,也不能犹豫。”平时脾气温和,说话慢条斯理的魏来波,在抓捕中却是个“暴脾气”,“这个时候谁动作慢了,我都是要发火骂人的。”

“案件来了就没有休息”

2019年6月,禁毒大队梳理了罗甸所有吸毒贩人员信息,发现一名可疑人员,并对他开展了调查,了解到他通过另一人介绍,将通过邮寄的方式与境外毒贩进行毒品交易。

魏来波和队员立即行动,首先开展排查性工作,对罗甸所有物流快递进行技术侦查,掌握毒品数量、货运单号以及包裹的运送实时信息。

在毒品包裹进入罗甸后立刻进行控制,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并没有直接将快递取走,而是埋伏在快递点,犯罪嫌疑人杨某上门取快递时将其抓获,而另一边,对联系人吴某的抓捕也在同时进行。

令魏来波没想到的是,拆封开的包裹却没有一丝毒品的影子。包裹里是缅甸的鲜花饼,看到上面的粉末,魏来波想会不会信息中说的冰毒其实是K粉,使用尿检板检测,结果并不是,审讯中嫌疑人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包装的,大家都怀疑是不是收到假消息了,可能毒品在另一单快递之中,直到魏来波注意到一个细节,鲜花饼有的包装完好正正方方,有的包装有一点乱,并且成坨状,上手一捏,发现中间是硬的,掰开之后果然就是要找的毒品。

同时,根据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交代,其购买的毒品冰毒是通过一名罗甸籍男子罗某从缅甸联系购买的,后立即对该男子上网追逃,后该男子被云南昆明警方抓获,魏来波立即和同事前往云南昆明对起展开审讯。

通过对犯罪嫌疑人罗某的审讯,警方了解到毒品来源,犯罪嫌疑人罗某交代帮杨某和吴某联系购买的毒品冰毒是在缅甸购买的,后该毒品由“强哥”和一名马仔将毒品带到景洪市通过邮寄的方式寄到罗甸,在对缴获的毒品外包装进行送检后,掌握了相关证据,后立即对“强哥”和带毒品的马仔上网追逃,两人先后被湖北武汉警方和浙江杭州警方抓获。

“强哥”被湖北武汉警方抓获后,魏来波和同事订好了8月22日到武汉的车票,准备接“强哥”返回罗甸。而8月21日,另一起侦办的案件已达到收网条件,并于当晚在贵阳和罗甸两地对案件嫌疑人进行集中收网行动,收网成功后,魏来波和同事连夜对该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开展审讯,审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才结束,而去往武汉的火车是早上10点发车。

“要不歇一天再去。”队员跟魏来波说,但魏来波没有迟疑,早一天带回犯罪嫌疑人就早一天结案,于是一夜未睡的魏来波还是选择出发赶火车,将罗甸到贵阳原本3个小时的车程缩到了2小时以内,还不巧遇上了堵车,只能开着警笛按着喇叭,紧赶慢赶终于在火车出发前十分钟赶到车站,也顾不上排队了,拿着证件就是一路狂奔,火车到站的“滴~”声响起,大家终于跑到了站台上,前往武汉的车上,大家也有了短暂的休息时光。

“我只是作为执法者依法追究你的犯罪事实”

“警察叔叔,我爸爸又吸毒了,你们去把他抓起来吧。”一名十来岁的男孩跑到罗甸公安局举报了他的父亲吸毒,这名吸毒人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家人举报,在此之前,是他的父母,在强制戒毒期间,他的父亲去世了,从强制所出来后,他再一次复吸,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只能让自己的孙子到公安局找警察。

最后一次强戒出来,魏来波就把他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跟他好好聊了聊,开玩笑似地说,“只要你再吸一口,你家孩子要大义灭亲的,所以你要控制好自己不能再沾毒品了。”

在面对吸毒人员时,魏来波始终秉持着平易近人的工作态度,长期的工作经验来看,很多吸毒者本身也是受害者。“当你触犯的国家法律法规时,作为一名执法者,我肯定是要与你正面过招,但最终制裁违法犯罪人员的是国家法律,我只是法律的执行者。”在押送吸毒人员的过程中,在排除了为执法带来的风险性之后,魏来波都会尽量满足对方的要求,让对方吃饱喝足进入强戒所。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办理吸毒案件时魏来波总是要苦口婆心地劝一劝当事人,和对方从个人身体、家庭、社会影响等方面讲一讲吸毒的危害,但随着对方的复吸,他一次次地抓捕,甚至有早上从强戒所出来,晚上又因为吸毒被抓进去的,让他明白这样的劝阻是没有用得,只有从源头打击毒品,让他们找不到毒品来源,才是最好的遏制方式。

“随着贵州省禁毒三年“大扫除”工作的推进,禁毒工作力度的加大,体系化、一条链的打击,我们通过现代化的侦查技术,要让违法犯罪人员无处藏身,从源头控制毒品犯罪活动。”围绕“挖根”“段脉”“破网”的工作理念,魏来波和队友破获了罗甸县建县以来有史以来最大的运输毒品案件,缴获毒品4446克。

禁毒工作是隐蔽战线的工作,也没有机会在大众面前获得嘉奖,“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我们从来不以抓到多少人为荣,而是希望,我抓过的人不要再次被我抓。”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