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12平方米指挥室是他最后战场!追记因公牺牲的贵阳铁警杨瀚
时间:2020-08-07 07:38来源:贵州长安网责任编辑:肖剑

“来,给爸爸磕头……”

2020年8月2日15时,贵阳市景云山殡仪馆三秀厅,1岁零9个月的小沅宝被妈妈带着长跪在地却四下张望。面前是爸爸杨瀚的遗像,身后是120余名身着清一色制服的民警肃立默哀,年幼的孩子还很难意识到这一天对自己的意义。

最后一天的生命轨迹

时间回到一天前,杨瀚还是那样忙碌而充实,一如他的从警生涯,虽无轰轰烈烈,却步步脚踏实地。

按照上级部署,8月1日当天有很多重要任务,所有干部民警以高等级勤务状态出勤。上午8时,他就带着早餐提前来到指挥室,一边囫囵吃上几口,一边与上一班指挥员郑可交接:“郑哥,今天有没有什么事要接着处理?没有的话,就赶紧回家休息。”

指挥室,位于贵阳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的一楼,大约12平方米的房间摆了5台电脑、2部座机电话、2台打印机、1台执法记录仪数据采集站……房间小,却扮演着整个支队大脑中枢的角色,负责管辖范围内181趟普速和高铁列车的旅客报警求助、乘警工作协调、警力紧急调配和各类信息传达的任务,同时要使用20余种警务信息和行车调度软件、平台。

(杨瀚生前的工作画面)

这里,是杨瀚工作了8年的岗位。他像往常一样,熟练地点开电脑桌面上的小图标,做好情报研判、调度指挥、信息传递、交路安排,为出乘民警准备好单警装备、执法仪、法律文书资料,接待和记录好旅客群众的报警、求助、投诉和建议。忙碌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政委,今天任务特殊,我不能离开岗位,午饭我点了外卖,一会到。”中午12时,带班的支队领导沈纯忠路过指挥室了解情况,并问杨瀚怎么还不去食堂吃饭,他爽快答道。

一个小时后,乘警吴秀龙到指挥室换制服、领装备,发现杨瀚还在忙,便问:“瀚哥,中午怎么不休息一下?”他点点头,指着显示屏:“随时都可能来指令,盯着才放心。”果然,值班电话的铃声接着响起,他迅速将一名旅客的报警求助信息通报给列车乘警。

意外的发生往往让人猝不及防!16时17分,监控视频显示,杨瀚突然倒在指挥室门边。16时18分,准备值乘Z150次列车的民警郑志成来到支队做出乘准备,刚进大门就看到倒地的杨瀚,面色青紫,口吐白沫,已经人事不省,便立即将政委沈纯忠叫下楼查看情况。

时间刻不容缓!大家一边对杨瀚进行心肺复苏,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支队长陈冬文闻讯后立即赶来并在路口引导急救车尽快到达。16时55分,120医护人员到达支队进行急救。17时47分,急救车将他送到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进一步抢救。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全力抢救后,杨瀚最终还是因突发心源性疾病没能醒来,年仅36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当日18时26分。

“掀开白布,见最后一面时,他就像睡着了……”赶到医院,走进太平间,贵阳北车站派出所执勤大队长赵阳泪盈于睫,这个与自己同在一个铁路宿舍大院长大、一个大学读书、一个单位工作的“发小”就这样突然离开了,仿佛那些大家在青春岁月里立志从警的故事就发生在昨天。

(哀悼会现场)

立志从警的坚定信念

2004年7月,杨瀚从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毕业。他回到家乡贵州,如愿加入铁路公安队伍。当把这身藏青色的制服穿上身,也圆了儿时惩恶扬善、伸张正义的梦。

从执勤民警到线路民警,从刑侦民警到乘务民警,杨瀚先后在贵阳铁路公安处六盘水车站派出所、刑警支队、贵阳车站派出所、乘警支队工作,无论在哪个岗位,始终认真负责,积极热忱。

2007年调至乘警支队后,他先后值乘过贵阳至广州K1619次、贵阳至郑州K1616次、贵阳至北京西K508次等旅客列车。在那个贵州还未建设高速铁路甚至全国各省市都少有高速铁路的年代,值乘这些客流量大、路途行程远、安保任务重的普速列车并不轻松,他却总能完成好每一个任务,做好手上的每一件事,因表现突出还被授予全处“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2012年,乘警支队组织指挥员竞聘考试,年仅29岁的杨瀚凭借扎实的乘务工作经验和公安业务知识脱颖而出,也是支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指挥员。

从这时起,他的工作内容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9月29日16时许,接处指挥中心预警后,通知K496次乘警张飞及时在3号车厢抓获网逃嫌疑人严某,已移交玉屏所处理。”

“11月11日10时许,指挥室接一名王姓旅客电话报警,称10日乘坐G2308次列车南昌西站下车,回家后发现背包内5100元现金不见,本人怀疑为背包放在列车行李架上时被盗,已将案情通报动车大队长姚江处理。”

……

列车平安无小事,旅客利益无小事。翻开杨瀚的工作日志,各类警情无论性质,涉案金额无论大小,他都认真以待,第一时间记录、流转。

8年下来,墙上的时针走过一圈又一圈,那个曾经全副武装巡视车厢、日行千里跨越山河的高大身影,也早就变成了在小小指挥室里要日均收发几十个通话电波、几十条指令文字的“定点陀螺”。据不完全统计,杨瀚通过及时传递指令,先后指导一线乘警抓获涉嫌故意伤害、抢夺、盗窃、组织卖淫的网上在逃人员16名,挡获各类违法人员960余人次,成功妥善处理群众报警求助2100余次……一名“幕后英雄”和“警务信息化尖兵”就在这里成长起来。

(由指挥员填写的《值班日志》上,永远空缺了2020年8月1日这一天)

迎难而上的勇为担当

支队指挥室共4人,由1名指挥长带领3名指挥员开展工作。

一年365天,前方每天有近200趟列车不分昼夜奔驰在铁道线上,后方就有3名指挥员“三班倒”连轴转,每人连续值班24小时不能离开。这个岗位,不仅需要协调好家庭与工作的关系,还需要对140名在外出乘的民警都熟悉。

正是对岗位技能、知识储备、社会阅历和为人处事都有较高要求,指挥员的年龄普遍偏大。直到2020年4月,57岁的王建平由于不再适合熬夜,支队安排他与其他同事调换了岗位,指挥室的平均年龄才从49岁降到46岁,而杨瀚依然是最年轻的那一个。

至今,王建平还记得今年“五一”小长假的一天,客流量增大,安保任务重,他发现杨瀚中午还没去食堂吃饭,就用碗盛好后给他带到了指挥室。“结果发现他下午2点了还在忙,饭一口都没动,冷在一边。”在一起工作了6、7年,老王对这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后辈总是赞赏有加。

平日里,杨瀚体谅身边的“老大哥”们,每次都提前来接班,大家在电脑方面遇到不懂的,只要一个电话,他都不厌其烦地解答,而遇到急、难、险、重任务时,大家也都自然地拧成一股绳。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发在“春运”期间。一切来势汹汹,防不胜防。面对旅客列车值乘工作接触面广、流动性强及车厢密闭环境感染几率大的实际,为切实有效指导一线乘警做好病患隔离、秩序维护、移交处置和事后随访等工作,杨瀚和大家始终坚守在这个小小的房间。

一天又一天过去,他们累计向一线乘警推送涉疫人员数据298期共计2139人,推送新冠确诊病患密切接触者信息38条约3000余人,最终确保了疫情未因一起病例在支队民警负责值乘的列车上传播、扩散和蔓延。

从1月初到2月底,他除了指挥室的工作,原来的间休时间也调整为值乘由贵阳北开往深圳北的G2929次列车。每次出乘,他要提前1个小时到派班室做准备,8时44分准时发车,折返后于当晚20时19分终到,来回近12个小时。

“要全副武装上岗。”

1月26日是农历大年初二,19时50分,杨瀚在出乘返回贵阳的列车上,随手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佩戴好防护物品的自拍照片。下方,还有支队内勤于慧大姐的留言:“还差防护帽,可能没你的号,注意安全!”

没有想到,这也变成了杨瀚的个人微信朋友圈里最后一条关于工作的信息。

指挥室的墙上挂着对所有工作在一线战友最深的祝福

刻进心中的不变记忆

“一生从警志犹铁,半世吟诗魂有香。”

8月1日是农历六月十二,深夜的景云山,月光如水照缁衣,灵堂前悬挂着一副支队全体战友为杨瀚写的挽联。除了支队的同事,他生前的同学、好友也纷纷从各条铁路沿线的派出所赶到殡仪馆,既送他最后一程,也实在担心那位年迈的母亲。

杨瀚是家中独子,父亲早些年突发疾病去世,母亲身体不好,常年患高血压,2年前做过直肠癌手术。今年6月,老人身体不适住院,1个多月前刚刚出院。

人间无限凄切,莫过白发人送黑发人。扶着儿子的冰棺,瘦骨嶙峋的老人几度昏厥,嘴里不停唤着他的小名“瀚儿……瀚儿啊……”仿佛眼前的孩子还能再次醒来。

8月3日上午9时,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出一条链接《痛心!贵州36岁民警牺牲在工作岗位》。短时间内,阅读次数达1004万,1800多名网友留言缅怀: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感谢您的辛勤付出和守护,一路走好!

当晚19时,贵阳铁路公安处收到公安部发来唁电,对杨瀚不幸殉职深感悲痛,对他从警16年来始终奋战在铁路公安基层一线、为维护铁路治安稳定作出的积极贡献表示肯定,对他的牺牲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家属致以亲切慰问。

在公安处的微信公众号和追思微信群里,大家回忆起杨瀚,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刀光剑影,却被他很多微不足道的小事感染着——

“老同学,一路走好,剩下的路我们来走。”

“初心不回改,来世再同袍,愿天堂没有病痛,战友一路走好!”

“胖子,我心里难过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你能了解吗?”

“上次见面,匆匆一瞥,因忙着办事,来不及细谈,终成最后一面,如果有如果,我宁愿当时多停留片刻。”

“向弟妹孩子说声对不起,我们没有照顾好他,向爸爸妈妈说声抱歉,还没有来得及尽孝就匆匆离开,但是工作性质就是坚守岗位,警察荣誉鞭策必须前行!”

“青山处处埋忠骨,英雄走好!”

“小兄弟,你总是开心的笑容会永远留在大家的记忆中。”

“此生无悔披战甲,来世还要做战友!”

……

黔灵巍巍,风中松柏似低语思念。新的一天,又将有90余对列车从贵阳发往北京、上海、广州、宁波……当千万旅客与同车护航的乘警一面之缘、一事相托、一案相报时,远方连着的小小指挥室却不会再有那个大家熟悉的嗓音,由指挥员负责填写的《值班日志》上,也永远空缺了2020年8月1日这一天。

他叫杨瀚,警号115739,一名身高1米8、脸盘圆圆、性格开朗的青年民警。在他一生最后战斗的地方,墙上依然写着一句对所有工作在一线战友最深的祝福——

“最大的愿望是平安退乘回家。”(天眼新闻)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