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他就是个妈宝,我受不了……”摆完龙门阵,小两口却一个劲儿的向他们致谢!
时间:2021-08-06 10:05来源:四川长安网责任编辑:梁晓晨

【写在前面】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日,我带着儿子去河边玩。

和煦的阳光下,温暖的青草旁,一对母子猫着腰,在三叶草堆里寻找四叶草,母亲对孩子说,找到越多的四叶草,我们就越是幸运,孩子笑了。


我和儿子也笑着加入了找四叶草的行列。此后的很多年,回忆起这个画面,我和儿子都觉得特别舒适,那是四叶草带给我们的惬意。

我从来没有想过,四叶草会跟法院有联系,直到今年7月,我走进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人民法院河舒人民法庭,看到“四叶草”团队,了解“四叶草”团队的心语,感知团队成员的所思所做,才发现只要我们去发现,那一份幸运,就会始终跟随着我们。


团队:遇见与化解都是幸运

河舒法庭一楼的一块展板上,一块“四叶草”团队的牌子显得特别醒目。上面写着,“四叶草”团队成立于2020年11月,四叶,分别代表审判力量、社会力量、人民调解力量、行政机关力量。


(“四叶草”团队部分成员合影)

河舒法庭庭长胡文波介绍,蓬安县法院主动争取县委、县委政法委支持,推动该县“矛调中心”在河舒法庭建立的家事纠纷多元化解服务中心,由服务中心办公室和社会力量联调、人民调解联调、行政机关联调等3个工作站组成,多个家事纠纷调解员合力开展工作。

胡文波表示,“四叶草”团队的关键词是幸运,无论是调解团队、还是当事人,彼此的遇见,是一份幸运;彼此的看见,是一份幸运;而矛盾纠纷的解决,也是一份幸运。

谈到“四叶草”团队,法庭的工作人员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某代理人代理一起家事纠纷,听说要到河舒法庭而不是院机关审理,该代理人认为,不外乎就是一些温馨的场所、一张圆圆的桌子、作秀。


(法官对调解成功案件进行司法确认)

那天,奈不住工作人员的热心,该代理人还是到了河舒法庭,这个蓬安县所有家事纠纷的聚集点,见到了四叶草团队的大叔大妈,亲自看见他们帮助调解了自己代理的案子,又看见当事人握手言和,他感动了。

故事是真实的,因为人们对普通事物的刻板印象,会影响思维判断。所幸,无论外界怎么看,这个法庭一直在做着让群众感受到幸运的事儿。


感恩:谢谢聆听我们的故事

那天,来到河舒法庭,我也特别幸运地,看到大家一起调解案子的情景。

那是一起离婚纠纷。

此前,调解员何超全大哥已开着自己的小汽车,带着陈茂英大姐、毛玲君大姐,一起前往男方李某家中,了解到李某并不愿意离婚,所以今天通知男女双方一起,做一些调解工作。


(调解人员现场调解一起离婚纠纷)

“邓女子哎,你说你婆婆对你不好,所以我们今天专门阻止了她来,我们都是当公公婆婆的人,有啥你就给我们摆一下嘛”,陈大姐说。

“小李,你老婆说啥你就听到,听完了再说哈;小邓啊,你要是觉得我一个大男人在这不方便,我就回避,反正男人干不了的活儿女人干,女人干不了的活儿男人干……”,何大哥说。

……

“叔、婶,我想了哈子,不怪我婆婆,我只是怪李某从来不站在我这边,他就是个妈宝,我受不了,所以我才要离婚”,听着这半开玩笑的话,小邓打开了话匣子。

“从来不站在你这边啊,那你娃儿确实过得有点辛苦哦”,毛大姐说。

“倒也不是从来不,而是他生气的时候就不得管我”,小邓接着说。

……

那天,几位大哥大姐用了整整2个小时的时间,听当事人讲自己的生命故事,他们听见女子从小因父母外出务工被忽视、渴望被爱的部分;听见男子因父亲离世、自己想要帮助母亲的心意,大家流泪了。作为见证者,我也流泪了。

故事里,男子和女子都表达了自己的情绪;故事的最后,他们一个劲儿地向“四叶草”团队表示感谢,表示将更多地尊重、理解彼此,好好生活。


(调解员耐心倾听当事人心声)

而这样的故事,在河舒法庭,每天都会发生。四叶草团队把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记录下来、整理成册,再根据情况、征得当事人同意后,分享给需要的人,用故事影响故事、用生命影响生命,也收获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白描: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

毛玲君,退休干部,服务中心负责人、调解员,人称毛大姐,爱笑,善于处理婚恋等矛盾纠纷,调解经验丰富。

何超全,退休干部,人民调解工作站调解员。人称何大哥,任劳任怨,善于处理赡养等矛盾纠纷,喜欢上门调解。

陈茂英,曾任相如镇磨子西街社区支部书记,全国抗疫“三八红旗手”、四川省级英模、南充市反家暴中心成员、社会组织调解员,人称陈大姐,有20年的调解经验。

行政调解工作站,是团队根据案件需求,邀请民政、妇联等单位,不定期入驻,到场开展调解工作。

四叶草团队每一间办公室里,都有调解员的简介。看起来简单的字眼,却让人觉得特别朴实、舒心,而把团队设在人民法庭,这样半公家的身份,更能让当事人信服。


(河舒法庭开庭审理调解不成功案件)

“法庭把案子委派过来,我会按照纠纷的性质看哪个工作站调解更适合一些;如果适合行政机关联调解工作站的,我会报告给县矛调中心,由矛调中心通知相关部门开展上门调解,调解结束,我们又及时将纠纷化解结果反馈给法庭”,毛大姐说。

“去年11月到现在,我们上门调解了312次,70件婚姻案件当事人和平分手,调解后当事人主动撤回起诉的有31件”,何大哥说。

四叶草团队的一面墙上,书有“心语墙”字样,并有一些照片。陈大姐说,这个心语墙是团队几位成员自己设计的,每个案子调解结束,大家都会邀请当事人拍照,并在自己的照片旁边写上对家庭未来的祝福。


(心语墙)

我认真地看着每张照片,发现每张照片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或喜笑颜开,或泪流满面,我看见他们的不容易,看见他们的辛苦,也看见在团队的帮助下,他们愿意前行的模样。

团队每一个人都热爱着这份事业,他们原本就有自己的退休收入,县里又拨付了一些;当初对党的热情与初心不变,就想要继续发光发热,多帮助一些乡里乡亲。

我看见,几位调解员各自都有一个本子,案子走到哪里,进展到什么程度,当事人情绪如何,他们都会记下来,逐一反馈给相关承办人。

不仅如此,在接到法庭的《委托调解函》后,即便是大热的天,他们还会根据服务中心办公室的《案件交办函》,在20日内开展走乡串户、上门服务等工作。

“不仅我们自己热爱,县里也给了很多支持,干得好有个案奖励,结果也会通报到相关部门,我们又找到了年轻时的干劲”,毛大姐说。

“今年,我们共受理家事案件547件,委托服务中心调解的有456件,收到书面反馈调解结果451件,书面反馈率98.9%,个案调解平均用时12.6天,无一改判、无一信访”,胡文波介绍。

【后记】

采访结束后的近一个月时间里,我始终没有下笔,因为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出蓬安县、蓬安县法院、河舒法庭、四叶草团队对工作的认真劲儿,对群众的热心劲儿;今日成文,未尽其意,但还是愿意表达,是希望这份幸运、这份温暖,可以一直传承下去。

(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赵英颖)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