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曾参与侦破“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的他,如今在这个“天团”中依然……
时间:2021-11-25 21:02来源:重庆长安网责任编辑:梁晓晨

在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歇台子派出所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临近退休,但活力十足;他们10个人加起来500多岁,但对窗口接待、纠纷调解、社区服务、接处警、校园安全等繁杂的工作都驾轻就熟。他们被同事们戏称为“老警天团”,平均年龄57.5岁,但他们人老志不老,依然每天精神饱满地奋斗在派出所工作一线,留下了许多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却令人倍感温暖与力量的小故事。

▲“老警天团”

轰轰烈烈到平平淡淡

平凡岗位同样有获得感

说“老大哥”花金仪59岁还不够确切,还有不到两周,他就要退休了。

“花老师,都最后一个月了,你就歇下来嘛。”最近,派出所的战友们都这样“劝说”老花,可他还是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出现在辖区校园门口。专职护校民警,外人看来这是一个轻松的活儿,适合“养老”,可只有亲历者才知道这不是个容易的差事。

老花守护辖区校园已经10多年了,每天早上7点30分就到岗,一直到孩子们放学回家,通常18点20分后才能离开。孩子们上学放学时,他要陪伴守候;孩子们在校学习时,老花也不闲着,每一个可能涉及安全的环节都要检查到,细致到学校食堂要采购的每一样食品,卖方是否有相应的资质,老花也事无巨细地把关。

用老花的话说:“时间线拉得很长,有点累,但更多是肩负的责任重。”孩子是全社会关心关爱的群体,而因为关心,往往一点小事,就可能带来复杂的家校矛盾;而因为学校的特殊性,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则可能涉及极大群体。

在孩子们眼中,花金仪是和蔼可亲的警察爷爷。和蔼可亲的背后,是惊心动魄的沉淀——之前在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他干了近30年,一直从事大要案的侦破工作,震惊全国的“东北二王特大杀人案”“湘鄂渝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等他都参与过侦破。

从在刀尖上跳舞,到如今“乐享天伦”,会不会有落差?花金仪分享了一件小事。前年,辖区森林小学一批孩子毕业,在告别时,一位家长拉住老花的手:“警察同志,我们娃儿说,读了六年书最舍不得的就是你。”花金仪很诧异,自己做的都是平凡的小事,跟这个孩子的互动也仅是上下学时打个招呼。“这让我很感动,做好一件件小事同样会被人记住,干好一个平凡的工作同样有获得感!”老花感慨道。

▲向辖区商户宣传反诈知识

经验丰富善解难题靠的是服务群众的初心不改

57岁的王赛贤对自己的定位,是派出所“土生土长”的民警:从部队转业后,他就在歇台子派出所从事社区工作,早已成为了社区里的“活地图”、群众的“老熟人”。


▲王赛贤指导年轻同志开展社区工作

奥体警务站是老王如今工作的地方。事实上,奥体中心还没建成前,他就已经是这一带的“片儿警”了。

说起辖区的特点,老王如数家珍:“沿着奥体,商业多、住宅多,常住人口不少,但流动人口更多,为什么?因为奥体文体活动多,在周边商户上班的租客多;旁边又是重医附一院,来看病的人也多,加上重医又有大量留学生,我们社区工作就更加复杂。”

几年前,奥体附近有一栋商住楼落成,年轻的民警开玩笑:“这下好了,又要开好多店铺,我们吃饭、买点小东西都方便了。”可经验丰富的老王不这么想,方便是方便,问题可能也不少。接下来的情况,果然如他所料,尽管派出所没有接到相关警情,但因为和老居民熟悉,他很快收到群众反映:由于该楼正对大型医院,不少房源被租下来改造成小旅馆,虽然方便了病人就医,但由于小旅馆管理不完善,一来无法保证居住安全,二来入住的人员鱼龙混杂。

经过实地走访摸排,王赛贤发现,这栋商住楼里竟然塞了大大小小20余家小旅馆!

面对这样一个安全隐患,直接取缔当然可以排除隐患,可“一刀切”真的合适吗?来附近看病且需要住宿的,大多是疑难杂症患者及家属,他们大老远从周边区县和邻近省市赶来,图的就是一个方便、便宜。大病缠身,本就给这些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对于这些提供便利的小旅馆,应该规范起来而非取缔。

这是一个大工程,但没有难倒工作经验丰富的王赛贤,他立即与分局治安支队等相关警种对接,为这些小旅馆争取装上身份证登记系统,并协调相关单位完善手续,对每一个小旅馆的房间进行了安全排查和指导,保障有序安全的经营,做到不打扰周边居民,切实为看病群众提供便利。

活到老干到老学到老要“老带新”也要“新教老”

在所里的年轻民警看来,“老警天团”的成员们虽然年纪大了,但工作思路非常清晰,总是能在他们手足无措时及时给出正确的指导。“老民警”们丰富的工作经验、积累的业务知识,无疑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这笔财富的传承,靠的就是“老带新”“传帮带”。

随着电信网络诈骗的高发,全民反诈宣传也成了社区民警的一项重要工作。这项工作也一度让渝州路社区警务站的民警们感到头疼。

王一婷从警时间不短,作为80后,她习惯于网络化思维:“我们辖区有好几家大型电脑城,从业人员都懂网络,自然也更容易接触到电信网络诈骗,我们的宣传重点一开始也放在线上。”然而从今年初的效果来看,电诈发案并没有明显下降。明年就要退休的老民警任平原拿着一张自己梳理的辖区发案人群分析表站了出来。那张分析表里的受害群众中,中老年群体并不比青年少:“在我们这里上班的年轻人确实多,但小区开发也比较早,是重庆最早的一批商品房小区,如今都成了老房子,居民年龄也较大,线下宣传不能放松。”

▲和年轻民警一起出警

在任平原的建议下,派出所联合街道开展了多场反诈主题文艺演出,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反诈;在接下来的实践中,渝州路建起了全市首个社区反诈基地,让爱参加社区活动的群众们有了一个就近咨询、学习防骗知识、预警劝阻的活动场所,有效降低了辖区电信网络诈骗发案率。

“不管是窗口上家长里短的矛盾纠纷,还是办案中的琐碎证据,他们在,我们就觉得很安心。”所里的90后民警殷玉佶说,“这些老同志都是我的叔叔阿姨辈了,但他们从来不服老,年轻人擅长的信息应用手段,他们也主动学习,经常向我们‘请教’。当然,我们要向他们学习的东西更多。”

花金仪摆摆手:“我从刑事侦查到交通管理再到校园安保,每一个岗位都大有学问,都够得我学习。我能告诉年轻人的,就是要不断学习,才能搞好工作。”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这群老同志中有3人要退休。“要说舍不得肯定是舍不得的,几十年了,对歇台子有感情!”还有不到半年就要年满60岁的雷发全感慨道,“但我相信,会有更多新鲜血液补充进来,继续为群众守护这一方平安。”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