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他追凶3年,用DNA锁定嫌疑人……这个“绝技”助其破案
时间:2022-11-11 16:51来源:南国都市报责任编辑:陈言

让现场物证“开口”,用DNA锁定嫌疑人,3年追凶终破案……这些看起来像是电影中的剧情,正是刑事技术警察王先文的工作日常。他的绝技,不仅可以破案,还能帮忙寻找亲人,让众多被拐孩子的家庭得以团圆。

从事刑事技术工作以来,王先文数十年如一日地奋斗在打击犯罪和为民服务的一线,因工作表现突出,先后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优秀刑警”“海南省十佳刑警”等荣誉,并立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4次,用过硬的战斗力彰显着“刑侦尖兵”的本色。他也早已将现场与实验室当作战场,把工作融入了生活。

一位刑警的两次落泪

追凶3年,终于锁定嫌疑人

王先文是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三大队的一名技术警察。当法医6年,从事物证检验12年,王先文称从警至今见过不少“大场面”,算得上“铁石心肠”,可还是在两桩离奇案子上落过泪。

2010年前后,海口发生一起系列入室抢劫杀人案。凶手是一名男子,专挑单身女性下手,影响恶劣。凶手虽然具备一定的反侦查意识,王先文还是在案发现场发现了案犯遗留的证据,同时根据技术串案断定多起案件为同一人所为。


王先文在工作中。

但在某个时间节点,这名凶犯却犹如人间蒸发不见踪影了。

在此后追凶的3年里,王先文在全国各省市反复进行技术比对,然而一无所获。他每天早上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钻进实验室去比对证据,已将案犯的DNA图谱刻在了大脑。

王先文回忆,破案前的几天他有种预感,凶手似乎很近了。一天,他在处理一个普通案件人员排查DNA鉴定时,该人的DNA数据在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后,仅看了一眼,王先文就确定了正是找了许久的嫌疑人。他先打了一个电话给上级汇报情况,然后拿着报告坐车朝局机关驻地飞驶而去。他忍不住一路泪奔,“当时心情有些复杂,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又像收到心爱的女孩子发来了暗示倾心的短信。”

“原来那3年他一直躲在监狱里。”据当时口供,该系列案凶犯在海口作案后流窜至外地,很快因另一起案件被判刑关押,出狱后又回到海口。一天,在琼山某天桥下,该凶犯因侵犯他人,被派出所民警作为违法人员采集了血样,最终难逃法网。

另外一次因查案流泪,是一起凶杀案。2013年,白坡里某出租房中,一对母子被杀。王先文赶到现场,进门一幕让他心痛不已,“当时看到被害的孩子和自己儿子年龄相仿,被以残忍手段杀害,着实忍不住哭了。”

通过现场勘查比对,警方将嫌疑人活动轨迹锁定在一定范围,大量警员出动排查了相关片区5000多人,却没有发现蛛丝马迹。王先文一面根据现场物证进一步研判,一面打报告扩大排查比对范围。10天后,好消息传来:专案组锁定了一名可疑人员。可是该人拒不交代任何有关问题。常年“零口供”破案的王先文早已为认定犯罪准备好了铁证如山的现场证据。

深夜,案件的物证比对结果出来后,王先文打给支队长的电话只说了四个字,“放鞭炮吧。”那一刻,整个办公楼沸腾了,同事们激动得欢呼庆祝。

“我的职责就是让证据开口,真相大白。”王先文说,刑事技术工种是默默无闻的,但是认真倾听那些仪器传达的无声诉说,往往是破案的关键。

“一滴血的距离”

被拐20年的孩子找到了

美兰区万兴路007号办公楼里的DNA实验室是王先文“一砖一瓦”筑成的。这里与王先文家只有50米直线距离。在数不清的日夜里,他“两点一线”埋头钻研。采访中,王先文常提及“一滴血的距离”,这也是他为之努力的“团圆行动”。

在南北水果批发市场,有一对卖水果的广西夫妻,儿子3岁时被拐走。1996年起,他们辗转全国,为寻找儿子卖家产、贴启事、到处打听报案。有一次,夫妻二人接到孩子可能在某地的消息,立即赶往,差点被人谋财害命。

案件线索到了王先文手中,他拿着采集到的信息,踏上为人寻子之路。与许多地方DNA库的比对无果后,王先文另辟蹊径,在国家基因库中找到头绪,最终在深圳找到了被拐走20年的孩子。

今年3月11日,生活在海口的李女士(化名)来到海口市公安局DNA血样琼山区采集点,希望寻找亲生父母。王先文接到样本后,第一时间将数据并入全国打拐库比对。

李女士基因分型与浙江温州一对刘姓夫妇的基因完全匹配,确定了其为刘姓夫妇失散了35年的女儿。事后,大家才知道李女士正是多年前轰动一时的“萝卜干女孩”,她1岁4个月时在车站走失,父母为找寻她,曾将信息印在“钱江萝卜干”的包装上。

“团圆行动”开展以来,王先文经常与当地救助站、福利院等单位沟通,掌握人员信息,以便及时提供来自公安技术部门的“配套服务”。

王先文说,目前,使用技术手段寻找亲人的途径已日渐完善,可以通过生物特征溯源当事人父亲、祖父的相关信息,

“有时亲情相隔,真的就是一滴血的距离。”王先文特别提到,有群众可能存在顾虑,认为向公安部门申请采血寻找失散亲人的程序烦琐,也有人误解“帮找人”要花钱,“我们提供的公共服务是无偿的,你只需一个电话,我很乐意就此扎进实验室。”他澄清道。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