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被跨国追杀重金买命、妻子遭人跟踪……他的人生为何被打上了“马赛克”?
时间:2022-01-01 16:20来源:平安广西网责任编辑:王晓蕾

是谁,在孤独中前行,与邪恶为敌,与死神同行,与白魔共舞,只为守护万家灯火和边境平安……


2009年6月参加工作的黄昌立,先后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崇左边境管理支队执法调查队民警、宁明边境管理大队爱店边境派出所所长。


在11年的边境管控工作中,他先后参与侦破重特大毒品案件119起,其中破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8起、公安厅毒品目标案件11起,全链条打掉跨国贩毒团伙37个,抓获涉毒嫌疑人359名,缴获各类毒品463千克。曾先后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两次被原公安部边防局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20年被评为全国禁毒先进个人,2021年获评广西首届八桂十大移民局警察和全区公安机关优秀侦查员。

赫赫战绩的背后,是黄昌立数十年如一日的艰苦付出和刀尖行走。

他的故事比电影更精彩

在黄昌立11年的边境缉毒缉枪工作中,除了受到恐吓、被境外黑恶势力重金买他的人命,更有太多次直面真枪实弹的战斗。

2011年3月,面对持刀毒贩,黄昌立毫无畏惧,以赤胆忠诚勇擒贩毒嫌疑人,当场缴获冰毒3千克。2011年9月的一次缉枪行动中,凌晨4时许接到抓捕指令后,在此设伏的黄昌立不顾黑暗夜色带来的未知,与队友扑向突然出现的嫌疑人,在其动枪之前奋力将其控制,当场缴获已上膛的枪2支、子弹17发。“有时候为了传唤某个人,我把传唤证放在某个地方,留了我的电话号码,示意嫌疑人想投案的话可以联系我。结果对方深更半夜给我打电话发信息,威胁我再找他就要了我的命。”黄昌立说,日常办案中,经常会收到这样的恐吓。


回首这些年办过的案件,黄昌立直言“2017•7•18”特大武装贩毒案堪称危险性之最。当时,三组民警负责追踪运毒车辆,恰逢最佳战机之时,另外两组因堵车未能及时跟上。没有队友增援,黄昌立和两名民警不顾安危驱车超前拦截。黄昌立在狭小的车辆后排与人高马大的嫌疑人何某搏斗,其间,何某试图将右手伸往腰间掏东西,黄昌立见状奋力阻止,最后两人同时从车上翻至车下。先着地的黄昌立因腰部压到路面小石块,瞬间感觉全身发软无力,只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和何某抗衡。两分钟后队友赶到合力将何某控制住后,在其腰间发现一支装满子弹并已上膛的左轮手枪,查获6发子弹……


黄昌立的妻子为了更好照顾丈夫,辞职来到边陲小镇凭祥,租了一间铺面经营一家米粉店。然而,有一天晚上,黄昌立从边境线办案归来正好路过妻子的米粉店,发现米粉店右侧树下站着4名年轻人。黄昌立起初没有在意,但就在他接妻儿回到公寓楼下时,发现刚刚那4名年轻人也驾车跟来。黄昌立感觉情况不妙,迅速报告上级,当心怀鬼胎的4人看到机动队赶来后,掉头就跑。后经调查,这家米粉店已被人盯梢多日,背后主使是“3•05”特大跨境贩毒案的残余势力,该案是原广西公安边防总队建队以来破获的最大毒品案。为了安全起见,黄昌立和妻子商量后转让了这间米粉店,妻子也带着孩子离开了凭祥。

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缉毒工作的模式就是磨和跟,每天都在重复。一次一名嫌疑人被我抓获的时候,说他在哪里见过我。其实,他经常见到我,我一直就在他身边。”2018年侦办“3•05”案件期间,黄昌立有6天半时间是在村里的废弃板房度过的,每天的伙食只有泡面。2014年侦办“7•21”贩卖毒品案,他和队友蹲守在一辆面包车里,车子只能开一个小小的缝隙透气。嫌疑人曾警惕地在车辆周围观察了很久,黄昌立和队友一动不动地趴在车里。“到现在我还觉得那是场噩梦,身上全都湿透了,那40分钟真的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黄昌立说。


黄昌立的手头经常同时负责经营着五六个案件,工作强度极大,熬夜已是家常便饭。昼夜蹲守、饮食不规律,这样的工作状态让黄昌立的身体也在高负荷运转。背包里常备的药品不少于4种,黄昌立却说这是一名老侦查员的勋章。面对这份饱含艰辛的工作,5次调动却都被他拒绝了,他说自己还要坚守边境一线,“毒贩一日不绝,自己一日不走”。

2016年8月,黄昌立根据线索,开始对“2016•8•2”特大贩卖毒品案展开收网。上级领导本打算让已连续奋战两个月的黄昌立休息一下,但他拒绝了。当月14日,黄昌立在专案组其他成员的联动下,成功在高速公路上拦截住贩毒车辆,在该车副驾驶位置查获一个蓝色行李包,在包内查获冰毒6.96千克。

每次案件成功告破的时候,黄昌立都会由衷地喜悦,但在聚光灯下、摄像机前,他却会立即转身离开。黄昌立跟队员们说:“我们游走在黑暗中,露脸以后活就难干了。”秉持着这份信念与坚持,2016年,黄昌立先后经营“8•14”“8•15”“8•16”系列贩毒案,创下当年崇左边境管理支队系列案缴毒之最。


最愧疚的是陪伴家人太少

2018年12月24日,黄昌立的父亲遭遇车祸,正在边境巡逻的黄昌立,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内心忐忑无比。后来经过医院数日的抢救,黄昌立的父亲终于苏醒。“就在这26天的抢救过程中,昏迷状态里的父亲用颤抖的声音念着我的名字,每一个字都深深触动我的心,那时的我真的很怕,怕失去父亲,怕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黄昌立说,他确实应该给家人多些陪伴,平时家人不说,但他知道家人是怕影响他的工作。


2019年,黄昌立的小儿子出生,两个孩子、一个刚病愈的老父亲,照顾家庭的重担全压在他爱人身上。小儿子8个多月的时候,颈部左侧突然肿起一个拳头大的包,当地医院说情况危急,建议转院到大医院做手术。当时处于疫情期间,黄昌立需要留守单位值班,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进了手术室。孩子顺利完成手术后,因工作需要,黄昌立又马上赶回单位。

“我回家的次数有限,孩子对我很陌生,在他们心里只知道有爸爸这么一个人而已。每次刚回家还要花点时间和精力和孩子沟通,刚熟一点了,就又回队里了。”说起家庭,黄昌立还讲起了一件趣事,在一次出差的路上,孩子发来视频问爸爸去哪里,黄昌立说去广东,孩子天真地问:“爸爸你去广东打工啊?”黄昌立一听忍不住乐了,顺势和孩子点了点头开起了玩笑。

“在戍边队伍中,和我有类似情况的缉毒民警数不胜数,时常直面毒贩的凶狠、残暴以及缉毒环境的危险、复杂,还有人身及家庭面临的威胁等。虽然这些案件给我留下太多心酸与血泪,但我为能对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稳定贡献微薄之力而感到自豪。”黄昌立说,他特别感谢家人的理解与支持。自己经常接到任务后拿起背包一走就是好几天甚至半个月,没办法给予家人最基本的照顾,特别是爱人因为他工作的特殊性长期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他对此深感愧疚。“每次出任务的时候,我知道她都很担心,但她不敢给我打电话,也不敢给我发信息,怕我分心,所以每次她只会选择默默等待我平安归来的信息。”黄昌立说。

有人劝黄昌立,你破大案、立大功,也算“功成名就”了,该换个轻松的岗位,过过舒服日子了。黄昌立听后却说:“我是警院毕业的,自己的特长和爱好就是侦查破案,这个职业让我有充实感、有成就感,乐在其中。”

从警10余年,黄昌立记不清经历了多少生死攸关,而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和战友们一起平安回来!尽管党和人民给予他很多荣誉,但他由于工作需要从未在电视上露面,他说,禁毒这份职业让我感到人生有意义,我喜欢缉毒警察的“马赛克人生”。


你看不到的黑暗,是因为在前面有人为你挡住了黑暗,而缉毒警察的战斗还在继续!

毒品一日不绝!他们决不收兵!致敬“隐秘而伟大”的缉毒警察!

(南天一剑)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