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如何满足高层次社会治理期待?广西玉林这样“开篇”
时间:2020-09-22 10:49来源:平安广西网责任编辑:徐琢

今年以来,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坚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齐头并进,蹄疾步稳在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道路上添砖加瓦。在城市,民营经济和青少年法律服务配送中心实现私人订制全域配送;在农村,精心打造党建强村、发展兴村、法治建村、文明育村、平安美村的5A幸福村呼之欲出,玉林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开篇成效可见一斑。

多维度的考量,多视角的剖析,多层次的构建,玉林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建设敢为人先,主动作为,从顶层设计到落地实践,从落地实践到开花结果,探索出一条人口大市基层社会治理的崭新路径。

玉林市市域社会治理工作现场会

构建三层次社会治理体系

玉林市毗邻广东,商旅不绝,社情复杂,民风彪悍,是广西人口第二大市,历来是社会治理的重点和难点地区。如何贯彻党中央的精神指示,结合玉林市民风民情,走出一条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之路是摆在玉林市党委、政府面前的一大考题。

在玉林市委政法委,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远波向《法治日报》记者展示的一张手绘版治理图示上,凝聚了玉林市委领导对市域社会治理的思考和探索,体现了玉林市解放思想、敢做善成的担当和气魄。

根据图示,玉林市将构建三个层次的社会治理体系,第一层次从农村、城市小区、学校、企业四个维度,创建5A幸福村、5A幸福小区、青少年法律服务配送中心、民营企业法律服务配送中心,解决农村和城市小区治理、青少年法治教育、民企乃至全民的法律服务;第二层次以矛盾纠纷、行政违法行为早发现、早处置为目标,建立完善乡镇(街道)综合执法服务平台、综治中心;第三层次以打造优质执法产品、司法产品,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新期待为目标,建立完善行政执法监督体系、完善员额法官检察官司法办案监督体系。

这一社会治理架构一经推出,在玉林市引起强烈反响。玉林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郑维波认为,这是一次系统性、时代性、可行性、迫切性兼具的试点,全面贯彻了中央精神,在基层做了系统的探索和诠释。

目前,对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先试先行,玉林市配套出台了7个文件,第一层次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已经全面铺开。

参观博白县凤山镇龙城村

参观博白县凤山镇派出所

锻造多维度社会治理格局

治理是这次试点的突破口。5A幸福村、幸福小区创建、法律服务配送,多项试点多管齐下,玉林市从乡村到城市,飞扬着一面治理先锋旗。

玉林市委将创建5A幸福村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结合起来,明确由市委政法委牵头负责,建立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创建5A幸福村工作体系。

容县是5A幸福村创建的先行者。县委、县政府成立创建领导小组,细化改革方案,党政一把手担任组长,改革在全县推进。“创建融合党建、发展、法治、文明、平安五位一体,充分体现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公众参与、社会协同、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核心内容,最终实现乡村治理的共建共享。”容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兵说。

这是一项集综合脱贫攻坚、美丽乡村行动、乡村风貌改造、乡村文化建设、农村基层党建等于一体的改革。在市域社会治理玉林之策总设计师杨远波看来,乡村治理必须要综合治理,必须有党建堡垒发挥政治引领功能,带动全村发展经济,推进法治、文明、平安等建设,五个维度的治理相互影响环环相扣。

“只讲党建,法治、文明不同步推进,党建就是无源之水。有党建的引领,全面推进其余四个维度的建设,可以检验党建是否强村的目标。同样,没有百姓富裕的发展,乡村治理也是空中楼阁,五治相互联系,有机统一。”杨远波说。

从容县容西镇祖立村的试点实践来看,党委组织启动创建,村民参与创建。村委带起来、群众干起来、法治立起来、日子好起来、环境美起来、美德树起来是乡村翻天覆地变化的真实写照。今年上半年,容县安全感满意度有3个乡镇达到100%,第二季度安全感满意度全广西排名第13,实现历史最好成绩。“试点工作让我们尝到了甜头,感受到基层治理对平安法治全局工作的突破和带动。”陈兵说。

容县祖立村幸福亭

满足高层次社会治理期待

在宽敞明亮的玉林市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和民营经济法律服务配送中心,先进的机器人和一体化服务机、视频指挥调度室、全程录像可远程会见的调解室、政企对话室等一应俱全。在这里,不只是可见可感知的法律服务,更高产贴心、专业、精准、高效的法治产品。

民营经济法律服务配送中心打破过去力量分散、简单重复的服务方式,把政法、统战、工商等服务职能进行线上到线下的整合,玉林市在册登记的26万多家民营企业,都可以从这里获取自己想要的法律服务,配送中心提供优质法律产品,私人订制,统一配送。

“我们要做的,是全流程保姆式的贴心服务。”杨远波说,配送中心对企业实行一对一的法律咨询和法治体检,过去企业发展遇到问题,找相关部门很繁琐,现在法治这一块的业务全部可以打包给中心,企业行为是否符合法律政策规范?中心来指导,企业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企业在发展中遇到的信访事件、矛盾纠纷都会转入配送中心解决,进入诉讼的案件和执行案件,配送中心也会跟踪关注,企业有疑问,中心来协调释法。

不只民营经济法律服务配送中心实现资源整合,青少年法律服务配送中心也实现了集成集纳。全市政法教育部门组成法治课团队、德育课团队、心理辅导课团队、信息推送团队,多部门协同推出权威统一的教材及课程,通过线上线下提供给全市154万中小学生。

参观容县容西镇祖立村大中屯

目前,玉林市制度化、常态化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已初显成效。特别是在矛盾纠纷化解领域,由政法部门组成的“三官一律”成为调解中坚力量,依托各级综治中心、调解中心,全市构建多层次矛盾纠纷化解体系,去年以及今年第一季度矛盾纠纷化解率、及时调处率均排广西第一。

以民为本推动疑难案件化解

2020年6月30日,在玉林市福绵区调处办,随着福绵区樟木镇庆龙村村民宴某与成均镇六塘村村民王某各自代表本族人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名,两个村闹了几年的纠纷画上了句号,两村村民又开始了友好往来。

这两个村的村民可谓唇齿相依、水乳交融,却因为坟山纠纷,两村的关系于2016年起变得剑拔弩张。为了化解两村的积怨,福绵区党委、政府相关部门多次进村调解,但因双方意见分歧过大,纠纷始终没能成功调解,双方还曾险些发生肢体冲突。纠纷不解决,始终是个安全隐患。

牵一发而动全身,坟山纠纷牵涉社会稳定的方方面面。2020年4月以来,作为包案领导,玉林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远波多次率领市法律会审工作专班“四人组”深入现场了解情况,多次进村入户了解群众真实诉求,做双方群众思想工作。在进行深入了解和研判后,市法律“四人组”工作专班提出了“尊重历史、民族风俗习惯,在各退一步的基础上维持原状”的调解方案。该方案得到两姓族人的认可,最终,这个跨越两个镇两个村不同姓氏族人的坟山纠纷终于得到化解。

“我是樟木镇庆龙村宴姓人家的姑娘,前几年嫁到成均镇六塘村王姓人家,两村没发生纠纷之前经常回娘家,两村闹矛盾后,只能悄悄回娘家,现在好了,不用偷偷摸摸了。”宴姓姑娘笑着对记者说。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玉林市党委政府把群众矛盾纠纷化解、促进社会稳定当作主要政治任务来抓,要求全市各级政府提高政治站位,高位推动化解工作,市、县、镇、村四级党政主要领导带头包案化解。同时市里先后印发了推动化解涉稳问题实施方案、组建涉稳问题和信访积案化解“四人组”法律会审工作专班通知等文件,以制度推动工作落实;成立玉林市2020年推动化解涉稳问题领导小组,进一步明确所涉问题和积案基本情况、包案领导、工作措施、化解时限等;分解任务,层层压实责任。领导小组分别与各县(市、区)、市直(涉事)部门签订任务书,明确具体的目标、任务、期限,提出工作要求,开展督促检查,全力推动矛盾纠纷化解工作。

法律“四人组”创新思路化纠纷

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离不开法治力量的推动,在群众矛盾纠纷化解上,玉林市始终围绕着“法治思维”做文章,他们创新性地提出了“四人组”的概念,由市委政法委牵头,从市县两级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中各选派一名中层业务骨干分别组建市、县两级重大涉稳问题工作专班,即法律“四人组”工作专班,为化解工作提供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

“四人组”采取集中人员、集中时间、集中地点的形式,全脱产开展工作。为确保“四人组”工作质效,玉林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远波多次召开市县两级法律“四人组”工作专班培训会、研判会,从专业、权威的角度进行授课、指导。“四人组”成员通过对自身负责的案件,充分发挥所在单位团队力量作用,由该单位抽调相关业务部门的法律专业人员集体讨论,提出化解意见建议,先形成个人审查报告,最后通过“四人组”集体讨论研究个人审查报告,提出相应的化解思路,形成法律会审报告,从而推动矛盾纠纷化解。

“四人组”团队的创建,极大地推动了群众矛盾纠纷的化解,一批疑难积案、旧案纷纷迎刃而解。

2019年11月,博白县文地镇河滩村、塘边村的黄姓群众到陆川县古城镇北豆村那沙队黄某雄兄弟的山岭(博白黄姓人原祖坟所在地)周边建三个新坟,但黄某雄兄弟不同意,从而引发纠纷。同年12月25日,因建坟问题,双方发生打架行为,致使三人受伤。古城镇与文地镇相关部门多次组织调解未果。2020年4月,该案被自治区列为区级重大涉稳矛盾问题。为了尽快妥善化解该纠纷,陆川县“四人组”、博白县“四人组”介入调解,多次参与到古城镇政府、北豆村委会与文地镇政府、河滩村委会、塘边村委会的案件研判会,制定调解工作方案,到现场实地察看纠纷情况,并分别多次做各方群众的工作。经两县领导干部的共同努力,2020年6月29日,纠纷双方群众达成调解协议,握手言和。

“‘四人组’的切入,使调解工作更具专业性,更权威,也更有说服力,更容易获得群众的认可,自‘四人组’参与到群众矛盾纠纷化解工作以来,成效显著。”“四人组”总设计师杨远波说。

容县祖立村

“六大”工作法助推案结事了

“四人组”在参与化解矛盾纠纷工作中,逐渐形成了带案下访法、公开听证法、帮扶救助法、现场调解法、认罪认罚化解法、加强行政执法监督化解法等六项工作方法。

带案下访法,密切了干群关系,架起党群干群“连心桥”。今年5月,玉林市“四人组”会同兴业县“四人组”形成工作专班,一起调解南玉高铁项目与兴业县葵阳镇葵中村黎姓、陈姓、何姓群众土地权属纠纷,工作专班在与涉事群众交谈中了解到,纠纷不能化解,最主要是因为项目方没有按新标准进行补偿。了解真实原因后,工作专班第一时间向包案领导汇报。包案领导——玉林市市长白松涛接到报告当即协调南玉高铁项目指挥部和兴业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快速落实了补偿资金,使得黎姓、陈姓、何姓土地权属纠纷调解取得实质进展。

公开听证法,则通过公开听证,搭建了一个交流平台,增加案件办理透明度,提高案件办理质量和公信力,又达到了向群众普法的效果;帮扶救助法,以对困难群众的诉求采取信访救助、社会救助等多种方式,通过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帮助诉求群众化解因普通矛盾问题引起的仇怨,从而成功化解部分重大涉稳问题;现场调解法有助于查清事实,分清责任;认罪认罚化解法,即“四人组”本着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公、检、法机关配合制约原则,推动群众矛盾纠纷化解;加强行政执法监督化解法,即通过加强对行政部门的执法监督,健全执法考评机制,出台预警化解机制,明确相关责任,从而提高执法效率,维护群众合法权益,促进社会稳定。

根据群众矛盾纠纷的多样性,“六大”工作法既相互独立又相辅相成,是玉林市市域社会治理创新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对创建平安玉林、和谐玉林,提高群众安全感满意度起到重要作用。

(莫小松马艳韦秀芬钟小伶吴剑锋刘杰)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