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诉前调解比重达30.96%,看湖南法院如何推进一站式多元解纷
时间:2020-11-27 17:02来源:新湖南客户端责任编辑:王晓蕾

今年以来,湖南法院紧密结合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体系建设,积极融入党委领导下的诉源治理工作格局,努力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诉外。截至目前,湖南法院在诉讼服务中心已全部建立了诉调对接平台,共对接各类调解组织1605个,对接调解员3970人。今年1月-10月,全省法院依托人民法院调解平台调解案件16.7万件,诉前调解案件占一审立案数量比重达到30.96%,平均办理时长缩短至11天。

近日,记者走进多家基层法院,近距离体验湖南法院如何通过多元解纷,提高人民群众对法院工作的满意度。

宜章县法院:

老百姓“点单”,多模式“上菜”

今年6月,宜章县五岭镇发生一起居民乘车意外摔死的事故纠纷,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一度剑拔弩张,甚至要对簿公堂。在县好人协会五岭镇分会和镇司法所共同调解之下,双方最终达成和解,矛盾化解。

宜章县好人协会2016年成立,现有分会30个,村级好人工作站300个,会员4.2万名,遍及全县乡镇、村、社区、街道、机关单位等。近年来,协会充分发挥“好人”的组织优势、人格魅力和名人效应,筑牢好人组织网络综治维稳调处矛盾纠纷平台。4年来,共调处各类矛盾纠纷2400余起,成为化解矛盾的“尖兵”,也是县法院多元解纷网络中的中坚力量。

据悉,在县委政法委的领导下,县法院在诉源治理中为老百姓提供“菜单式”解纷模式,从服务供给侧发力,把人民调解、行政调解、社团调解、行业调解、仲裁调解、司法调解等各种解纷模式逐一向群众展示,供其自由“点单”。制定联动工作制度,强化仲裁、行政裁决、公证等非诉纠纷解决方式与诉讼方式相套转的实施方案,最大限度满足群众多元解纷需求。

立案庭庭长邓国军介绍:“我们强调并实施诉源治理,不是因为案件多了要把案件推出法院、挡在门外,而是通过诉源治理机制,提供更加优质的解纷服务,让群众解决纠纷更加方便,让公平正义实现得更加高效。”

宜章县法院立案庭庭长邓国军组织民间借贷纠纷双方当事人进行诉前调解。

郴州北湖区法院:

“线上+线下”,诉讼服务随时在线

今年4月,黄某等23人为参加医师资格考试,报名参加了郴州北湖区某培训学校的课程,缴费后,被告只提供了第一阶段的网络课程。双方多次协商未果,黄某等23人只能诉诸法律,将培训学校告到区人民法院。考虑到该合同纠纷案事实清楚,争议不大,原告方远在江西,往返不易,且双方调解的意愿很强等因素,该院启用诉中委托调解。

通过多元调解平台,4名特邀调解员为双方当事人进行了一场连接湘赣、跨越1000多公里的“云”调解。双方在线交换调解意见,纠纷“隔空”圆满化解。

近年来,该院持续完善司法便民、利民措施,不断优化线上服务平台和线下服务机制,构建起“线上+线下”诉讼服务新模式,实现了“线下一站全办,线上一网通办,跨域服务能办”。

今年4月,该院新审判大楼顺利搬迁。新审判大楼着力打造全新、高效、便捷、智能的诉讼服务中心,推进诉讼服务体系现代化建设。大厅设置“一区十中心”,集安全检查、导诉分流、登记立案、审前调解、诉调对接、信访接待、自助服务、法官接待、鉴定评估、集约送达等十大功能于一体。同时加强了收转发一体化平台、智能云柜、统一送达平台的深度应用,诉讼服务软硬件设施和服务功能不断完善,诉讼服务的标准化、规范化、信息化水平进一步提高。

“现在来区法院办事特别方便。”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某感慨真的感受到了“走进一个厅、事务全办清”的优质诉讼服务。

郴州苏仙区法院:

员额法官+调解员加速纠纷化解

今年7月17日,在驻苏仙区法院调解员的主持下,一起劳务者受害产生的责任纠纷仅用3天就被化解。

7月14日,工人周某城在项目工地上意外触电身亡。事故发生后,周某城的家属情绪激动,多次到工地上讨要说法,导致工地无法正常施工。项目负责人王某礼来到法院寻求帮助。苏仙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副主任李志平了解基本情况后,委派诉调对接人民调解委员会两名调解员进行调解。

调解员一面积极与双方沟通,全面了解事故发生情况,另一方面安抚受害人家属情绪,劝说其理性处理善后事宜,避免过激行为。经过两天耐心、细致调解,责任人王某礼和受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约定王某礼7月18日前支付全部赔偿金,周某城家属收到赔偿金后不再阻工,也不得再以此事提起诉讼。7月17日,区法院对双方的调解协议进行了司法确认。

这是苏仙区法院诉前调解的一个缩影。今年,区法院把“两个一站式”建设作为全年重点工作之一,健全完善一站式诉讼服务中心建设的同时,以加强诉源治理为着力点,加快推进一站式多元解纷机制建设,探索建立了员额法官与调解员“速裁+”模式,将案件进行繁简分流,在立案登记前,委派调解员进行诉前调解,调解不成功的案件再进入司法程序,由速裁团队快速审理。由此减少诉讼增量,也减轻了当事人诉讼成本。

衡阳雁峰区法院:

探索金融纠纷化解新机制

雁峰区分布有多家银行,金融新兴业态较多,出现的金融问题也较多。近3年,区人民法院受理的涉金融纠纷案件急剧上升,金融纠纷案件种类越来越多样,纠纷内容趋向多样化与复杂化。

对此,区人民法院积极争取党委和政府的支持,整合诉讼资源,在诉讼服务中心设立了金融纠纷多元化解中心和诉调对接人民调解委员会,构建集人民调解、律师调解、法官调解于一体的立体化、全网式金融纠纷多元化解格局。

2013年3月12日,张某在中国工商银行衡阳分行办理了一张牡丹信用卡,启用后开始透支消费。张某透支后未还款,截至2020年6月11日,欠衡阳分行信用卡透支款本息46万多元。衡阳分行多次向张某催收未果后,将张某起诉至雁峰区人民法院。

区人民法院立即将该案件委派至金融纠纷多元化解中心进行诉前化解,衡阳市金融消费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派驻在金融纠纷多元化解中心的调解人员随即电话联系张某,通过析法明理、动之以情的沟通,遂约双方当日下午进行调解,并达成了调解协议。

据悉,金融纠纷多元化解中心的设立和运行,使得该院受理的金融纠纷案件同比下降25%,既大大拓宽了金融纠纷化解渠道,提升了解纷效率,降低了当事人解纷成本,又从源头上减少了诉讼增量。

衡阳蒸湘区法院:

“线上”批量调解物业合同纠纷

今年8月,衡阳某物业公司向蒸湘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小区业主刘某支付其所拖欠的物业管理费。

征得原告同意之后,法院委派调解员对该案进行诉前调解。经调解员电话了解得知,该物业公司为衡阳市某乙小区提供物业服务,刘某自购买乙小区房屋后,一直在广东工作,未实际装修入住,希望物业公司能够减少物业费的收取。由于该案案情简单,涉案标的较小,被告刘某又没有居住在本地,为了节约纠纷处理成本,便于矛盾的化解,调解员通过人民法院调解平台跟原、被告视频连线的方式进行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按物业费总额的80%向原告缴纳物业管理费。双方均通过人民法院调解平台签订了电子调解协议。

在调解过程中,调解员了解到像刘某这样的情况不止一例。该小区交房不久,许多业主购买房屋之后,并未实际装修入住,亦未缴纳相应的物业管理费用。为了提前将这类纠纷化解,区人民法院主动与各物业公司衔接,建议物业公司对于空置房屋可以采取减免10%-30%物业费的方式与业主达成和解。许多物业公司采纳了法院的建议,大量类似纠纷在诉前就得以化解。

衡东县杨桥法庭:

“法庭+村委会”平息家庭暴力案

2006年,颜某与周某自由恋爱后结婚。婚后夫妻感情一直较好,生育一儿一女,羡煞旁人。因成家之时家庭条件不好,两人便到广州做生意,经过一番努力,也成为有房有车一族,生活十分幸福。

但2015年始,周某对颜某实施家暴,到颜某娘家闹事,经派出所处理才得以平息。2020年8月,双方又发生争执,周某大打出手,经派出所处理后,周某仍以颜某不回家为由对其家人进行威胁。颜某遂向法院起诉离婚,并申请人身保护令。

因有两次出警记录,且有人体损伤程度鉴定及周某带有威胁性的微信聊天记录,承办法官及时制作了人身保护裁定书。承办法官通过邀请村委会干部采取直接送达人身保护令的方式,将人身保护令裁定书直接送到了周某手中。在村干部的说理与法官的讲法下,周某当场表示忏悔,保证一定克制,不会再犯。最终两人握手言和。杨桥法庭庭长刘尚球认为,村干部来自群众、贴近群众、善于做群众工作,是化解矛盾纠纷的有力力量。“在基层做调解工作,法官与村官联合,法与理情并重,效果就能加倍。”

据悉,该法庭不断延伸司法服务,对辖区3个乡镇33个村(含3个社区)进走访联系,在村(居)委会设立诉源治理点,由一名法官与村(居)委会进行对接,对于村里面的纠纷调解,法庭可以派人指导,实现法官讲法理与村官讲情理双结合。同时探索建立“一村一特邀调解员”工作机制,激活乡村调解力量,通过乡镇党委政府推荐,法院与司法局审核,在辖区每一村每一社区的已任命的人民调解员中确定一名特邀调解员,村中的矛盾纠纷化解都可通过特邀调解员直接与法庭联系,实现连线指导,无缝对接。让村民的矛盾都能在村里解决。

张家界永定区法院:

“调解前置”推进诉源治理

“真的太感谢你们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把纠纷处理好了,让我免除了来回奔波之苦。”通过“调解前置”机制,永定区人民法院成功化解一起房屋损坏赔偿纠纷,张家界某物业公司赔偿业主罗某房屋损失4.3万元。

2020年5月,家住张家界某小区17楼的业主发现家中屋顶渗水,随后物业公司通知18楼(顶楼)业主罗某回家查看。收到通知后,远在在长沙上班的罗某当天赶回张家界,发现家中被大量积水浸泡,房屋装修毁损严重。经现场勘察,确定系楼顶施工时工人未将下水管拦网固定好,导致石块进入下水道导致管道破裂引发漏水,物业公司承认是其所聘请的人员施工不当造成漏水。事后,罗某与物业公司就房屋赔偿问题进行多次协商,但始终因赔偿款差距过大而未果。

罗某将物业公司起诉至永定区法院,要求赔偿损失共计101743元。法院受案后,认为纠纷事情清楚、存在协商处理可能,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委派特邀调解员启动诉前调解程序,但仍因赔偿数额存在较大分歧,双方无法达成一致,诉前调解程序终结。在当事人申请鉴定后,区法院立案庭经过认真分析,认为该案仍存在调解可能,决定启动诉前鉴定前的调解。经过立案庭工作人员耐心细致的反复调解,最终使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物业公司一次性赔偿罗某房屋损失4.3万元。

今年来,永定区人民法院创新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将民商事案件的调解、文书送达、司法鉴定三项工作前移,积极探索“调解前置、鉴定前移、送达压前”,有效化解矛盾纠纷。目前,区法院通过“三前”机制,委派诉前调解案件598件,调解成功362件。

桑植县法院:

“景区诉源治理”高效便捷

桑植是贺龙元帅和廖汉生将军的故乡,是红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也曾是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中心。桑植的红色旅游业不断发展,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参观、学习。

2019年6月,桑植县某红色教育基地项目工程完工后,施工单位某建设公司以工程款未结算为由一直拖欠59名民工工资135万元。多次催讨无果,12月22日,农民工王某等人来到县法院咨询诉讼事宜。

眼看年关将至,为了快捷处理纠纷,让农民工安心回家过年,诉调对接中心的工作人员龚龑建议他们尝试诉前委派调解。在征得同意后,调解室迅速接手该批案件,立即与建设单位、施工方联系。经过速裁庭、调解工作室前后5天的工作,终于说服各方同意由建设公司代施工单位一次性支付民工资135万元。2020年1月7日,135万元全部转入59名农民工账户。

此外,为及时解决旅游纠纷,今年10月,桑植法院正式把诉源治理工作站搬进景区,在贺龙纪念馆和红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刘家坪成立了“红色景区诉源治理工作站”,在九天洞、苦竹河成立了“西线旅游诉源治理工作站”。在十一长假期间,该院在景区门口以旅游纠纷咨询、流动受案、就地开庭、现场调解的形式帮助游客们处理旅游中发生的纠纷,为游客开辟了一条高效便捷的涉旅纠纷解决通道。该院还构建了涉旅游纠纷化解常态工作机制,建立景区诉源治理工作站微信群,确定工作站站长和联络员,保障有专人处理涉旅游纠纷。

长沙县法院:

及时司法确认诉调无缝对接

“有了这份司法确认书,我的租金就有保障啦!”日前,当事人陈某在长沙县法院拿到司法确认受理通知书和民事裁定书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得以放下。今年1月至5月,受疫情影响,某餐饮公司未向陈某缴纳租金共计人民币50万元整。经多次催要未果,陈某将餐饮公司诉至法院。

长沙县法院诉讼服务中心主任李松艳积极引导当事人,通过诉前调解处理纠纷。在征得双方同意后,李松艳将该案件委派给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在调解员耐心地调解下,案件得以调解成功。县法院依法对调解协议进行司法确认,并将裁定书及时送达当事人。李松艳介绍,县法院授权委托人民调解委员会,代为接收纠纷当事人司法确认申请资料,并由人民调解委员会对接法院完成司法确认流程。通过此举,县法院逐步形成以人民调解为主、法院业务指导为辅和司法确认为后盾的诉调对接互动格局。

近年来,长沙县人民法院充分利用人民法院调解平台,由县委政法委牵头,在全县建立以七大矛盾调解中心、五大基层法庭诉调点、多个街道诉调衔接工作站为基础的“互联网+诉前调解”的大格局,逐步形成以人民调解为主、法院业务指导为辅、司法确认为后盾的诉调对接互动格局。

今年1月-10月,该院通过人民法院调解平台委派案件6220件,调解成功2799件,调解成功率达51.01%,同类民商事案件收案数比去年同期下降3.1%,法官的办案压力进一步缓解。

长沙望城区法院:

为化解争议提供更多选择

今年11月16日下午,望城区法院行政争议诉源治理联合工作站内,一场调解进入尾声。原本愁容满面的小区业主们渐渐舒展了眉头。

这场行政纠纷源起于一个垃圾转运站的选址。某楼盘经规划批准拟在楼栋之间建立地埋式垃圾转运站,然而选址在预售房屋时未事先告知业主。业主认为,区资规局对垃圾转运站的规划设计违反合理行政原则,遂向长沙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望城区法院与长沙铁路运输法院联合设立诉源治理工作站受理该案,委托调解员退休老法官汤智文进行调解。凭借丰富的行政争议案件审理经验,调解员在多方沟通并实地勘察后,决定组织双方当面调解。

“从小区整体居民生活便利而言,垃圾站必不可少。关键是要科学、合理选址,尽量降低垃圾站对业主居住环境的不利影响。”调解员释明理义,多番沟通。在当日的调解过程中,双方取得办理规划变更的初步合意。目前,行政机关正依照法定程序调整原规划设计,业主代表拟撤诉。

“行政争议诉源治理联合工作站的建立,是对调解、行政裁决、行政复议与诉讼有机衔接、相互协调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完善。”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副院长刘洪波说,“联合构建行政纠纷诉前调解机制并不意味着法院将诉讼争议‘拒之门外’,而是为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提供了更多选择”。

这只是望城区法院多元调解的一个剪影。近年来,区法院发挥多方位、全领域联合优势,不断完善特色调解与诉源治理工作站点。房地产、金融保险、交通、征拆、医疗、婚姻家庭等各行业调解室构建一站式多元解纷机制主体,人民陪审员与律师调解室打造两翼,诉源治理工作站点覆盖全区14个街镇、150个村(社区)深入开展工作。人民调解员、退休法官发挥自身优势,驻院调解快速高效化解纠纷。此外,还与望城区建筑业协会成立全省首家建筑行业诉源治理工作站,推动行业纠纷源头预防和诉前化解。今年截至11月,该院诉前交调1066件纠纷,调成565件,调解率达53%。

2020年11月16日,望城区法院退休法官汤智文对因垃圾中转站选址引发的行政争议进行调解。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