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身在国外的他,为何让民警每天打够10个电话才安心?
时间:2021-09-28 20:49来源:湖北长安网责任编辑:邓亮

近年来,随着国内对电信网络诈骗的严厉打击,众多电诈团伙转移到国外,尤其是缅甸北部。在缅北,电诈行业被称为“现金网”,而这种危害社会的行业,在当地却是合法的。

为解救竹山籍滞留缅北人员,有效遏制滞留境外参与犯罪行为,今年初,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公安局在全县范围内启动滞留缅北人员摸排、劝返工作。以下是一位竹山反诈民警的自述。

我的“劝返之旅”

王胜引导群众下载使用“国家反诈中心”APP

我叫王胜,是竹山县公安局秦古派出所的反诈民警。我们所反诈这块工作一直是我带头在做,我也喜欢做,因为我觉得防范新型网络诈骗犯罪是一项民生福祉工程。

3月底接劝返任务,我和张旺取得联系

我和张旺(化名)的故事,要从3月25日说起。

那天,县局下发了滞留缅北涉诈窝点人员核查劝返指令,张旺是我所辖区唯一一个滞留缅北窝点人员。

接到指令当天,我与张旺户籍所在地竖旗村干部通了电话,了解到张旺家于十几年前搬到竹溪县水坪镇,属于空挂户,父子三人都在外务工,村里登记有张旺联系电话。

我拨通了张旺的手机号码,经过身份确认和自我介绍,首次沟通还是很顺畅的。张旺说,他2019年10月在浙江省宁波市务工时,在某短视频平台看到缅甸境内批发生意挣钱快的视频,就与对方取得联系,并按对方说的方式(偷渡)到达缅甸邦康境内,目前在经营一家日化小商品店铺。

我与他互加了微信好友,并把偷越国境相关法律法规整理转发到他的微信,开始了一段艰难的劝返之旅。

首次劝返狂打法律牌,我被张旺拉黑

第一步打法律制裁这张牌,并未收到预期效果。当我再次拨打张旺电话时,他直接挂断拒接了。

3月29日8时,电话终于打通了。他说自己做的是正经生意并不是搞电信诈骗犯罪,并很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4月1日一早,我再三告知他偷越国境就是违法行为甚至可能是犯罪行为,他才知晓法律后果,答应先把日化商店处理完再回国配合调查。听他语气诚恳,我焦灼的内心顿时泛起一点成就感。

闲暇之时,我就把从“国家反诈中心”APP上浏览到的“断卡”行动、境外抓捕电诈犯罪嫌疑人的视频有针对性的转发给他,强化劝返效果。

4月8日20时51分,我将“两高一部”关于敦促跨境赌博等相关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的公告转发给张旺时,发现对方微信竟显示红色感叹号——他把我拉黑了,打电话也不接。

我发动所里七八个年轻人轮流拨打张旺电话,都被拒接,劝返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转变思路打亲情牌,我再次遇到挫折

我转换思路,深入调查张旺的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对张旺的关系人逐一进行劝导,希望他们能发挥正面作用。

4月22日10时11分,张旺重新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验证请求。我欣喜的发消息过去,却又是红色感叹号——我又被他删了。

4月25日,我拨通了张旺父亲的电话,老爷子还是比较支持我们的工作,但表示跟他儿子很久没联系了,一旦取得联系后就劝他回来。

4月29日,张旺父亲回电话,说儿子目前在缅甸做的是合法合规的生意(日化服装店变成了送外卖小哥),暂时不愿意回国。

无奈之下,我建议老爷子,让他假称自己生病了需要照料,没想到老爷子竟满口答应。

“这张亲情牌打出去了,总该能收到效果吧?!”我心里已经开始预想起张旺回乡看望父亲的圆满结局。

结果总是出人意料的相似。5月15日,张旺父亲打来电话说儿子还是不愿意回来,并责怪我们不应该让他假称生病,还嘲笑我太年轻了,找个人还需要让他帮忙。

被看扁的我并没有被张旺父亲激怒,而是一个劲地夸他有正义感、性格直爽,并对他的努力表示感谢。老人家的态度在我的不断道谢中慢慢逆转过来,说如果实在需要的话,就办个护照跟我一起出境到缅甸把张旺带回来。

5月中下旬,我不时用手机将节选的描述缅北滞留人员经历的一些文章通过短信发送给张旺,并通过电话联系张旺的弟弟张小旺(化名),一来二去,张小旺承诺通过微信联系张旺并协助我们劝返。

6月份那段时间,我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充满焦虑,无论是上班还是休息,每天总要给张旺的号码打够10个电话才觉得安心。

在得不到回应的情况下,我把情况给所领导和局反诈中心领导汇报了,并展示了我留存的联系劝返工作痕迹,包括电话、微信、短信等记录截图,领导鼓励宽慰我并让我继续跟踪劝返。再过了几天,张旺的电话停机了,也将我的微信拉黑了。

8月底张旺出缅回国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

大概八月初的时候,一个微信昵称叫张帅的要求添加我为好友,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是张旺,没有同意。随后,接到张小旺的电话,他告诉我张帅就是张旺,并已经从缅甸邦康勐阿口岸入境,主动联系公安机关接受处罚,我随即同意了张帅的添加好友请求。

原来,张旺7月初已于通过缅甸政府“邦康之音”微信公众号领取到出缅回国号码,7月27日进入孟连县隔离21天,正是我跟他断联的时间,原来是我误会他了。

张旺在孟连县隔离结束后又到兰沧县隔离5天,我赶紧与县防疫指挥部咨询返乡隔离的政策,指挥部反馈是居家隔离。隔离到期,我立刻协助在网上购买了返程的火车票、飞机票、汽车票,最终张旺于8月21日返回秦古。

历时5个月的劝返大功告成了,朝思暮想的张旺终于回来了,压在我心里的那块石头也总算能放下了。

这次劝返,既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因为,反诈一直在路上!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