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我想给孩子捐肝!”因贩毒被判死缓的他失声痛哭求助民警,3年后......
时间:2022-06-27 21:35来源:福建长安网责任编辑:朱立

孩子出生患“先天性胆道闭锁”,需换肝才能生存。面对高额医疗费,他铤而走险贩卖毒品,被判死缓。

三年前的父亲节,孩子病危,他心如死灰;今年的父亲节,当他在监狱里拨通熟悉的号码,听到了孩子欢快的声音......

这三年里,发生了什么?

“妈妈,我不想死,你再救救我吧!”

2012年,新婚燕尔的孔慧(化名)与张强(化名)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小生命——小亮(化名)。“先天性胆道闭锁,必须做肝移植手术,否则将危及生命。”然而,医院的一纸诊断书,让他们瞬间崩溃。

移植手术费用几十万,且要有合适的肝源,这对当时一个月收入仅4000多元的孔慧与张强来说,无疑是泰山压顶。


在病床上的小亮

“就算豁出命,我也要救儿子。”张强佯装镇定地对孔慧说。但他没有豁出命,却豁出了做人的底线——2013年9月30日,孔慧接到公安局通知:张强伙同他人贩毒。不久,张强被判处死缓,押至福建龙岩监狱服刑。

“他不能上学,他的肝脏、脾脏特别脆弱,一不小心就有爆裂的危险。”“每天都流鼻血,已经数不清去医院的次数了,我只敢上夜班,害怕白天不能及时送小亮去医院。”

孔慧借遍了亲朋好友,欠下高额外债。最后,不得不带小亮回到安徽淮南公婆家,靠小亮爷爷每月1800元的退休金度日。由于当地医院医疗水平有限,不久后,一家人又搬到了合肥。

一个7岁的孩子,本应无忧无虑地在阳光下玩耍、奔跑,可是,小亮每天都在和死神做斗争。


孔慧只敢上夜班,害怕白天不能及时送小亮去医院

“小亮经常问我,妈妈,我是不是快死了?他说,我不想死,你再救救我吧!哪个当妈的忍心看到孩子受这样的折磨?”孔慧抹着眼泪说道。

吐血,流鼻血,每天喝很苦的药。这种苦,对成年人来说都难以承受,但小亮在苦苦挣扎。

2019年,小亮吐血,肝硬化,腹水严重,危在旦夕。

“我想给孩子捐肝,我欠他的太多了”

小亮的肝脾一天天肿大起来,一个简单的磕碰,脾也许就爆了,生命可能戛然而止。“警官,求求你们救救孩子吧。”狱内,张强得知孩子近况后失声痛哭,后悔莫及,只能向监狱民警求助。

“爸爸,我来看你了……”2019年6月,得益于福建监狱“阳光工程”特殊帮教活动,小亮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父亲,一家三口终于“团聚”。


一家三口终于“团聚”

“我们是缺钱,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此刻的孔慧,面对满是愧疚的张强,无法说出更多责怪的话语。得知丈夫通过努力改造,已经减为无期徒刑后,她感觉生活仿佛又有了希望。

“民警和领导都很关注孩子的病情,和孩子他爸见面以后他们马上联系了‘红苹果公益’的林敏明老师,林老师了解孩子病情和家庭情况后,立即召集很多志愿者,组建了孩子医疗协调小组。”

“如果可以,我想给孩子捐肝,我欠他的太多了。再找不到合适的肝源,这可能就是我们的最后一面!”现场,张强失声痛哭,向民警提出捐肝给孩子。


民警与孔慧和孩子座谈

民警志愿者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联系福建省教育援助中心(“红苹果公益”),寻求筹款和医疗支持。

接到消息后,“红苹果公益”执行长、福建省司法警察总队一级警长林敏明立刻启动“红苹果公益”的各种资源,不少爱心志愿者和企业响应,志愿者们建立了“小亮医疗协调”微信群,实时更新进展。

据悉,作为全国首个由监狱民警自发成立、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提供教育援助的公益组织,“红苹果公益”在预防犯罪实践中取得了显著成效,已帮扶援助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30000多人次,范围覆盖全国31个省份。

“这条路不行就走另一条路”

肝源和手术费是面临的两大困难。大家认为,从费用和尽快实施手术来说,亲体移植无疑是最佳选择。

向监狱领导汇报,希能能够争取让张强做亲体移植;联系在儿童大病救治方面颇有经验的上海“小星欣公益”,获取专业指导;向社会募集手术费用......民警志愿者开始分头行动。


小亮病情恶化住院

当天,龙岩监狱领导就回复并同意上报福建省监狱管理局。第二天,省监狱管理局召开会议,同意张强到福建省建新医院做亲体移植。

收到通知后,各小组马上按计划推进——

龙岩监狱教育援助中心(“红苹果公益”)的民警志愿者赖成勤和傅聪牵头,协调亲体移植所需的手续和审批;


一家人相互打气鼓励

建新医院的“红苹果公益”志愿者卞定华协助小亮母子办理建新医院和第九OO医院的住院手术检查等事务;

第九OO医院志愿者卢明芳医生承担起与医生的对接,分享医疗信息并提出建议的任务;

上海“小星欣公益”在征得家属同意后,通过线上平台发布筹款并搜集医疗资源;

……

“一次筹不到就两次,直到筹完为止!”

但事情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2019年8月9日,小亮母子来到福州,在林敏明的安排下,在第九OO医院见到了卢明芳,她请了几个医生会诊。

医生们指出,由于罪犯身份的特殊性,医疗管理部门规定罪犯不能做亲体移植。“这是法律底线,医院没有上级部门的批示无法手术。”


面对志愿者的关心,孔慧失声痛哭

“我们之前希望孩子的父亲进行亲体移植,做了很多的准备,当时真的很失望。”在短短的时间里,孔慧经历了从希望到失望的巨大心理转变。

“这条路不行就走另一条路,去北京、上海大医院排队等肝源,尽快凑齐手术费用,为移植做准备。”在林敏明的鼓励下,孔慧收拾心情,踏上了漫漫“寻肝路”。

在家人的悉心照顾下,小亮病情有所稳定,迎来最佳的移植期。2019年8月下旬,孔慧带着小亮前往上海做肝移植配型,等待肝源。


根据医院预估,异体移植费用包含异体肝源费用、手术费、等待肝源期间药物维持费用和排异费用,大概需要70万。“由于孩子爸爸的特殊情况,有些捐款平台不让放捐款链接,初期的筹款并不顺利。”“小亮医疗协调”微信群陷入沉默。

“一次筹不到就两次,这个平台筹不到就换平台,直到筹完为止!”志愿者们在朋友圈广泛转发,形成爱的接力,每一个人都在为小亮的生命而努力。

截止2019年12月31日,共有18861位爱心人士参与捐款,累计筹款47万。


小亮术后自主进食

2020年1月29日晚上,孔慧接到了上海医院打来的电话,匹配的肝源找到了!“凌晨四点的高铁,住院手续、准备所需物品,我一刻都没敢停歇。”孔慧悬了5个月的心,终于在小亮出ICU病房的那一刻放下。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每一天都在煎熬痛苦中度过的孔慧难抑激动。“真的很感谢所有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真的很感动,言语无法表达。”

“希望可以成为像你们一样的人”

“是你的无私向我打开一扇既陌生又令人向往的大门,门的另一边也许会告诉我什么是存在意义,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成为像你一样的人,那是一个大写的人……”

2020年4月5日,一封书信从监狱寄至林敏明手中,张强在信中这样写道。


张强写给林敏明的感谢信

在随后的日子里,张强将对孩子的爱、对“红苹果公益”和监狱民警志愿者的感激之情、对新生活的期待和向往、对未来崭新人生的思考,化作改造和学习的动力,再次拉近了他与妻儿的“距离”。2021年,他被减刑为有期徒刑。

“小亮医疗协调”微信群没有因为孩子的康复而解散,一如既往的热闹。

“小亮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每一个半月左右复查一次。下个学期上二年级了。”


“小亮医疗协调”微信群里一如既往的热闹

“最近学习怎么样啊?有每月和他爸爸视频一次吗?”

“现在学习还可以,但我上班太忙了,小孩很少能视频上。”

“这样啊,我协调一下,让他争取在小孩子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视频。”

“好的,非常感谢!”

今年父亲节前,龙岩监狱民警又在群里发问:“孩子明天在家吗?明天晚上让他预约视频?”“明天在的,谢谢您!”


孔慧发在微信群里的视频,恢复健康后的小亮,笑的很灿烂开心

6月19日父亲节这天,张强收到了他最盼望的节日礼物——孩子健康而快乐的笑脸。

恢复健康的小亮懂事听话,在学校和老师、同学一起学习,在阳光下欢快地玩耍、奔跑,在社会的关爱下茁壮成长。看着孔慧发在群里的视频,志愿者们的笑容和小亮的笑容一样灿烂。(谢伟英 陈晓蓉)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