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那个叫“为民”的警察走了,曾因心血管堵塞85%急需手术打破不请假惯例……
时间:2020-08-07 17:52来源:警探微信公号责任编辑:王晓蕾

“为民”,是杨民同志的乳名,在1976年他出生的那一刻,父母就希望他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便赐予了他这个名字。正如父母期盼的那样,在从警23年的生涯里,杨民同志任劳任怨、默默耕耘,以满腔热血和赤胆忠诚践行着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庄严承诺,在平凡岗位上铸就了不平凡的人生,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2020年7月18日,杨民同志因突发心肌梗塞,不幸倒在了防汛抗洪指挥调度的工作岗位上。

最后一个电话,是16时32分

7月18日,周六,安徽省明光市公安机关汛期安保和专项工作一级勤务工作全面启动。这天一早,杨民同志就来到单位,从他坐下的那刻起,手中的电话、对讲机就几乎没有停歇过,甚至在午饭的间隙,他还在忙着联络、调度。当天18时许,同事发现,杨民同志倒下了,倒在了他一生热爱的工作岗位上。他的办公电脑,EXCEL上的光标还在跳动,最后一个电话定格在16时32分,传达完最后一条工作指令……

进入今年7月,明光汛情不断加剧,身为指挥中心三级警长的杨民,每天都要负责警力调配、防汛物资调运、全局上下90多台车辆的运转调度以及各种指令的办理处置工作。

“喂!刘主任,要组织30人上大堤?好的明白,立即安排!”

“还需要40件救生衣?好!这就送去。”

“王所,有个工作指令,麻烦签收抓紧落实。”

平均每天接打200多个电话,已成为杨民这段时间的工作常态。

从新冠肺炎疫情一开始,到现在的汛期,杨民同志几乎没有休息过。“今年我第一次住院是在疫情刚暴发,第二次住院又赶上了这次汛情,他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没陪过我一天。有一次我哭着跟他抱怨,别的病友都有丈夫陪伴,而我却只有一个人,他对我说,我的岗位是指挥中枢,这个时候大家都拼在一线,我哪能离开呢,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出去旅旅游……”杨民妻子黄玉环说。

“在他出事的前两天,老杨和我说这段时间后背一直疼,怀疑是心脏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就劝他去检查检查,他却说现在防汛形势这么严峻,等过了汛期再说吧,结果这一等就……”他的同事肖海生含泪说到。

有他在,破案就有信心

从1998年的刑警新兵,到2012年的老练干探,他参与侦破刑事案件7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000余人。“有勇有谋、敢打必胜”,是他留给刑侦战友们最深刻的印象。“和杨民在一起办案,我们心里就踏实,破案就有信心!”杨民曾经的同事茆文说。

2008年间,明光市区先后发生多起尾随抢劫、强奸、猥亵案件,由于狡猾的嫌疑人都是在夜间偏僻路段实施作案,而且受害人只能描述其大概体貌特征,嫌疑人身份难以确定,侦办十分棘手。做为主办侦查员的杨民迎难而上,走访调查每一处案发地,翻阅每一起案件卷宗,再次问询每一位受害人,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吃住在队里。功夫不负有心人,最新一起案件的受害人突然回想起一处关键细节。

“我忘了跟你们说,那天我拼命挣扎的时候,狠狠咬了他的手臂。”

“咬的是哪只手?”杨民顿时警觉起来。几位受害人都曾描述过嫌疑人身材壮硕,而就在前几日杨民遇见前科人员朱老三,瞥见他右手臂上还缠着纱布,朱老三见着他还绕着走。对于辖区的前科劣迹人员,杨民是“门清”的,朱老三曾经多次因抢劫、抢夺、猥亵锒铛入狱,刚刚释放没多久。“身材壮硕、手臂受伤、案发巷子的现场遗留有一枚烟头”,杨民心中有一个大大的问号。不容多想,杨民秘密走访朱老三家周边所有的医疗场所,终于在一家诊所得知,朱老三第一次包扎手臂的时间刚好是那位女子被侵害的当晚。于是,杨民立即组织专案组的同事们进行研判,大家一致认为朱老三有重大作案嫌疑:“传唤朱老三!”

朱老三到案后,和盘托出了他08年间犯下的所有案件。

2003年,明光市发生一起恶性命案,杨民与其他同事通过线索摸排,迅速锁定该案的6名嫌疑人已潜逃至青海。确定嫌疑人去向后,杨民、王全业、刘虎三人迅速赶赴当地实施抓捕。此类恶性案件的嫌疑人,很可能随身藏有刀具,抓捕危险性极大,一旦抓捕失败,嫌疑人不知将逃向何处。“杨民当时说过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至今记忆犹新。他说,王队,我年轻、体力好,我先冲进去,你们跟上。”杨民的老队长王全业说道。在当地警方的全力支援配合下,抓捕行动在嫌疑人藏身的小旅馆展开。伴随着一声巨响,杨民一脚踹开房门,发现在不到20平米的房间里居然围坐了十几个人。屋内乌烟瘴气、一地狼藉,6名嫌疑人藏身其中,气氛变得异常紧张。看到有人踹门,屋内人员先是一愣,随即纷纷起身,离杨民最近的两名嫌疑人已经将手伸进口袋,准备掏刀。杨民没有迟疑,迅速后撤,同时持枪警告:“警察!别动!双手抱头、全部蹲下!”

这一次抓捕,6名命案嫌疑人无一漏网,同时还抓获了1名曾在明光强奸女学生的省公安厅督捕在逃嫌疑人,当场搜出管制刀具3把。

从不缺位,他是平安守望者

为民解忧、干事利落的杨副所长,一直被明东派出所辖区群众津津乐道。2012年,干了14年刑警的杨民转为治安警,角色虽然变了,但他“为民”的初心始终未曾改变。当时的明东派出所辖区位于城郊结合部,是明光经济开发的重点。在经济大建设的同时,征迁矛盾纠纷也尤为突出。2013年,明光市物流园区开发建设,需要征地拆迁,引起部分村民反对,其中一名姓张的老人意见最大,老张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工作人员也是常常沟通无果。“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村民们都是朴实的,也许是没有沟通到位,我再去试一试。”于是他主动去接近关心老张,还是接连吃了三次闭门羹。杨民了解到老张曾当过兵,他感到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一声声“老班长”、一次次嘘寒问暖,原本闭门不见的老张逐渐变得愿意与杨民沟通。在杨民的真情以待和坚持宣传下,老张也打开了心结,主动配合了拆迁工作。不管是征迁矛盾、农民工讨薪还是邻里纠纷,杨民总是把人民群众装在心里,把每一件群众的小事都当成大事去办,一年多的派出所工作,他共妥善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00余起,群众亲切地称他“为民警官”。

在同事们的印象中,杨民从没请过一次假、迟过一次到、打过一次盹,他总说自己刚40,还能扛得住,其实他从未和战友提过,因为长期熬夜的透支,自己的血压已严重超标。2016年的一天中午,一通急促的电话打破了他不请假的惯例。那天,值过夜班的杨民回到家中突然感到头晕胸痛、呼吸困难,被家人紧急送往医院。经过检查,他心脏的三根血管堵塞程度达到85%,必须马上进行支架手术……

最爱家,却最欠家人

“早上出去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人就没了……”爱人黄玉环回忆起杨民时声音嘶哑,泪流满面。杨民几乎将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公安事业,但留给杨民更多的遗憾是还没来得及好好照顾家人。

杨民在家中排行老八,母亲去世比较早,考虑到家中有的哥哥、姐姐没有稳定工作,他就主动把年迈的父亲接到自己家中照料。2006年大年三十,当老父亲快要临终时,想看小儿子最后一眼,他环顾病榻四周,虚弱地轻声问了声:“为民呢?”此时的杨民却正在抓捕犯罪嫌疑人途中无法赶到。当杨民一身征尘赶到病床前,父亲已经离世,他在医院走廊里哭了一夜。

因为工作繁忙,杨民很少能陪伴家人,妻子黄玉环在偏远林区农村信用社工作,工作也很忙,年幼的女儿就只能托付给岳父母照顾,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一家三口都是三地分居。即使在十年后一家人终于团聚在明光,也是因为杨民工作繁忙而聚少离多。“上小学时,我的考试卷上都是外公外婆签字,父母陪我很少,但我后来慢慢懂事了,也就不怨他们了。”女儿小荷悲伤地说,“尤其是爸爸陪我时间更少,但我不怪他,因为有了他,才能守护更多家庭的平安。我今后也要像爸爸那样,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没有照顾好生病的妻女,他心怀愧疚。2011年10月,7岁的女儿生病在蚌埠住院做手术,得知消息的杨民正在外地组织抓捕、准备收网,没有时间赶到医院照顾女儿,心里内疚万分。多年后提起此事,杨民还在不停地责怪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结婚后因为经济困难,他没有给我买过首饰,他说下个结婚纪念日一定为我买个钻戒。”黄玉环说,承诺还没有来得及兑现,转眼间却阴阳两隔。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