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逃亡十几年的命案犯,在落网前写下两条“特殊”的短信
时间:2020-01-19 21:30来源:宿松新闻网责任编辑:聂明镜

1月9日深夜,地处皖鄂赣三省七县结合部的安徽省宿松县,寒风呼啸,雨似急箭,天格外冷。此时,30多名身穿便衣的民警、警务辅助人员,任风吹雨打,仍守候在位于该县程岭乡橙莲村一处山林里,一场惊心动魄的抓捕行动即将上演……

核查“虞海平”身份

2019年12月20日上午,宿松县看守所通过深挖犯罪获取一条重大线索:宿松县孚玉镇龙山村有个叫“虞海平”,又叫“虞勇”的人,十几年前在福建省晋江市一家服装厂打工时,伙同他人将该服装厂老板的大儿子杀害后逃跑至今。

看守所迅速将该线索移交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核查。

“网上怎么看不到他的追逃信息?”“十几年来,我们也一直没收到福建警方发过来的协查函呀?”刑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张邯兵接受任务后,心里感到十分纳闷。命案大如天,不管线索是真是假,先把人的身份核实清楚再说。他暗自下定了决心。

随后,他和指导员刘志勇通过信息系统对“虞海平”的身份进行查询,却查无此人,查“虞勇”也无登记。

上门核查、进村走访核查,都容易打草惊蛇,如果对方真是命案逃犯,就会给下步追捕工作带来被动。他和刘志勇商量了一阵后,决定从外围进行调查。

在当地村干部配合下,刘志勇和同事调取了龙山村人口登记台账,这些台账记录了十几年前的人口信息。

数百本泛黄的台账,堆起来三四米高。刘志勇和同事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一本都不漏掉,从早晨8点,一直翻看到下午3点。当翻看到一本封面破旧的人口登记台账时,刘志勇惊喜地发现,在索引表格里赫然写着“虞海平”的名字,下面是他妻子晓兰和儿子的名字。虞海平出生于1981年,小学文化。

“总算找到了!”刘志勇和同事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笔记本记下“虞海平”的家庭信息。

漏网的命案逃犯

虽然将“虞海平”的身份信息核实清楚了,但无法认定其是否涉嫌福建晋江那桩命案。时不待人,宿松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王庆平迅速通过电话与福建晋江市警方取得联系,说明原委,核实案情。

晋江市警方很快作出回复,当地无涉及虞海平、虞勇的案件,但在2001年7月当地发生了一起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案发后,他们将犯罪嫌疑人葛建华抓获,葛建华交待了另一名同伙,叫虞剑峰,但不知是哪里人。后来,他们发布通缉令,向外界征集线索,至今还没能查明其真实身份,因为“虞剑峰”的身份没查清楚,所以他们没有将“虞剑峰”上网追逃。

难道虞海平就是“虞剑峰”?随即,刘志勇带领队友围绕虞海平的其他身份开展深入调查。通过大量工作,民警获悉虞海平在福建晋江市打工时曾使用过“虞剑峰”名字。由此认定虞海平与“虞剑峰”系同一人,而此人下落不明。

有群众反映,十几年来,虞海平一直都不在家,2018年12月,其母亲车祸去世后,也未回家处理母亲后事,都是他姐姐和妻子出面操办的。

还有群众反映,虞海平家里的楼梯内安装了监控,门外也安装了监控。

得知“虞剑峰”身份被查明的喜讯后,晋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颜发达带领同事于2020年1月6日赶赴宿松开展追捕工作。

“我们花了十几年时间,都未能查明他的身份,没想到被你们查出来了,非常感谢你们!”颜发达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虽然这个案件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葛建华已于2002年6月被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但虞剑峰一天不归案,这个案件就会多推迟一天结案。

雨中蹲守三小时

在查明虞海平涉嫌晋江市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后,宿松县公安局高度重视,正在安庆市开展“两会”信访接劝返工作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凌勇接报后,立即作出指示,要求刑侦大队攻坚克难、全力追捕,务必抓获潜逃命案逃犯,维护社会大局持续稳定。同时要确保参战民警辅警自身安全。随即,刑侦大队迅速抽调精干警力成立追捕组,协助晋江警方开展追捕工作。

虞海平到底躲藏在哪里?是宿松?还是外地?追捕组经连续多天的摸排走访,一无所获。

安庆市公安局技侦支队支队长王屑得知追捕遇到困境后,于1月8日连夜率领精干力量赶赴宿松,协助开展抓捕工作。参战民警在王屑支队长的坐镇指挥下,通过深入研判,初步认定虞海平潜藏在宿松。经进一步研判,发现虞海平躲藏在该县程岭乡其二姐家中的可能性非常大。

1月9日上午,由技侦、图侦、刑侦和程岭派出所民警组成的抓捕队伍共30余人,集结程岭乡开展落地侦查工作。

经侦查,成功确认虞海平藏匿在其姐姐家中。

虞海平二姐家,坐落在程岭乡程莲村的一个村庄里,其住宅是栋两层楼房,屋前是口池塘,屋后是一片荆棘丛生的山林。

参战民警分析,如果公开抓捕,虞海平势必会反抗,甚至会做出伤及无辜的极端行为。为此,制定了突击抓捕措施。

当晚,参战民警兵分两路,一路人马负责蹲守在屋后山林里,另一路人马负责蹲守在池塘附近。

今年1月份以来,皖西南地区天气很不正常,雨断断续续,时而下在白天,时而下在晚上,有时整个晚上都不停歇。

行动前,大家看到天气好好的,也就没有穿戴雨衣。但蹲守到深夜12点之后,天突然下起小雨,冰冷的雨点伴随着呼啸的寒风一起,在空中飞舞,有的穿过树丫打在民警脸上,有的顺着树杈滴落在民警身上。

参战民警个个任凭风吹雨打,寸步不离蹲守的地方,静静等候时机。两个小时下来,大家的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了,但没有一个人埋怨。

守候至次日凌晨3点,参战民警经过细致观察,确认屋内无任何动静后,立即实施抓捕行动,守候在屋前的民警,迅速破门而入。就在民警冲入屋内时,突然一个黑影从二楼窗户跳到旁边一楼的平台上。守候在屋后的民警发现后,立即飞身跃上平台,堵住黑影去路。黑影急忙转身爬上二楼,然后从二楼跑向一楼企图逃跑,但被从前门进入屋内的民警堵住去路。借着灯光,民警发现对方正是虞海平。虞海平见势不妙,挥舞拳头,拼命反抗,但被训练有素的民警当场按倒在地。

落网前写下忏悔短信

世上没有后悔药,且行且珍惜。虞海平的人生结局就是最好的证明。

经查,2001年7月下旬,虞海平同葛建华到晋江市永和镇一家服装厂务工。同月23日中午,两人被老板辞退后,即商议找老板结算工资,若不肯则同其打架。随后,两人持剪刀窜至该厂找到老板庄义,要求结算工资,庄义以未做成成品为由予以拒绝,双方即发生争执,并引发肢体冲突,冲突中虞海平持剪刀将庄义的大儿子捅伤致死,次子也被其捅伤。

如果当时虞海平和葛建华通过法律途径追讨欠薪,也就不会发生那场悲剧。但两人都没这么做,而是选择过激方式,由此摧毁了三个家庭的幸福。

案发后,虞海平害怕被公安机关抓获,从晋江沿路乞讨至厦门,在厦门工地做苦力维持生活。2002年,坐车潜逃到浙江金华,在一家箱包厂上班时,结识了晓兰,2004年两人发展成为恋人并同居。2005年,晓兰为其生育了一个儿子。期间,虞海平一直隐瞒着自己的逃犯身份。为防止身份暴露,他将妻子及儿子送到宿松老家居住,自己仍留在工厂上班。2010年,妻子又为其生育了一个女儿。2016年,非常思念两个孩子的虞海平,不得已回到宿松,却不敢住在家里。他将家里家外安装了监控,隔三差五换地方居住,利用妻子的身份办理了手机卡、注册微信、QQ号等。

“我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是两个孩子,因为自己年轻时犯下的错,而给家庭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在接受审讯中,虞海平痛哭流涕,悔恨之意溢于言表。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状态,让原本只有38岁的他,老气横秋,额头皱纹斑斑。

民警在检查虞海平的手机时,发现便签里留存着两条十分“特殊”的短信。

“宝贝儿,如果你们能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此刻爸爸心里很乱,世界很美好,现实很残酷,爸爸多么希望看着你们慢慢成长,看着你们读书一天天进步,考个好成绩,有个美好的将来……爸爸多想摸摸你肉肉的小脸蛋,亲上一口,听你叫爸爸……”

“老婆大人,我对不起你,欺骗了你,亏待了你,害了你的一生……我累了,很累,别为我难过,别想我……”这是虞海平在落网前的1月9日晚上21时分别写给孩子、妻子的两条忏悔短信,只是没能来得及发出去。

对于潜逃20年之久的虞海平来说,从潜逃的那一天起,他的心底就已经埋下了被抓获的预感,只是这种预感在经历18年的精神折磨之后才在今年1月10日凌晨降临。

长久的潜逃,并没能给虞海平换来长久的幸福,换来的却是更深更多的痛苦。

其实,归案就是对犯罪嫌疑人负罪感的一种最好的精神解脱。对于当下仍不肯归案的每一个在逃人员来说,逃跑不是“长久之计”,投案自首才是“唯一出路”。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虞海平的结局,就是最好的例子。(通讯员孙春旺)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