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为了检验假钞是否能流通,他们将“洗钱”的场所选在了菜市场……
时间:2020-11-19 11:29来源:方圆杂志责任编辑:马守玉

人声鼎沸的菜市场里,李建设、季成云俩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揣着一叠20元面值的假钞在“试水”。半天时间,二人带出来的3000元假钞全部花完,这让他们激动不已。谁也没想到,这些假钞竟是俞俊用打印机打印出来的。

在假钞上动起了心思

“80后”的俞俊原本是北方一座小城市一家金融公司的业务员,日常工作主要是和各大银行合作,为客户提供代办信用卡服务,再根据所办信用卡的金额,收取相关的费用。

然而,随着各大银行相继推出线上申请办理信用卡业务,靠发放广告获取客户资源的工作方式愈加困难,俞俊的客户流失严重,业绩也严重下滑。加之他与女友张月霞相识以后,开销越来越大,生活负担逐渐加重。

因工作需要,俞俊曾加入了很多房产、理财、金融投资类的社交群,并经常在群里发一些代办信用卡的广告,以期望能挖掘出一些有潜在办理信用卡需求的客户。

偶然的一天,俞俊像往常一样浏览群里信息时,发现聊天群里出现了一段印制假钞的视频,画面里的一台打印机正在不间断地印制20元面值的人民币假钞,群里的网友们顿时炸开了锅,疯狂地跟风刷着字幕……虽然以前也曾听说过有高仿的假钞,但亲眼看到普通打印机能够印制出钞票时,俞俊也不禁傻了眼,一种想通过购买假钞再换取真钞的想法在脑海里萌发了,觉得这是一条发财的路子。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间,除在网上联系那些所谓的“有货”出售的卖家外,俞俊还去火车站、公厕等地方寻找“卖货”的信息,希望能够购买到相似度较高的假钞来摆脱眼下生活的窘迫。然而数次主动与“卖货”方的联系,均换来被精心设计的套路骗了钱财的结局后,一时间,俞俊灰心不已。

一次偶然的机会,俞俊在某平台的聊天群中看到了一个压缩文件夹,解压后,里面记录的都是制作假钞的方式方法,习惯于在群中“潜水”的俞俊立即活跃了起来,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学生充满好奇地询问着各种细节。他甚至还从群聊转为一对一私聊,从各种所谓的“制钞高手”的聊天中寻找了不少“有效”信息。

自学“制钞”工艺

俞俊先是从各社交群中了解零碎的制钞信息,再到逛各类相关论坛,获取制钞的第一手资料,在短短的一个月间,俞俊收集到了各类制钞材料达500余页,具体内容涉及设备运用、材料选择、调色、排版和尺寸裁剪等方面。

“制钞是一个非常烦琐的过程,大体上需要分为六个步骤进行,而且每一步骤还需要分为若干小的步骤,而且,这些步骤都是有明确顺序的,不可以颠倒,也不可以省略,在一些处理细节上,更需要靠肉眼来观察,若稍有偏差,整张纸就要作废的。”案发后,俞俊对承办检察官说。

在掌握了制作工艺后,俞俊还就制作假钞的面值进行了深入的思考,考虑到小面额的假钞更不容易被发现,他决定制作20元面值的假钞,一来自己容易销售出去,二来对于购买的人而言,也很容易“出手”。

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俞俊通过网上购买假钞纸张、特殊墨水、纸币模版等进行准备工作,按照之前掌握的工艺制作流程,通过打印机打印出面值金额为20元的假钞,并完成逼真度高的手工调试,最终成功地伪造出了质量高、难识真假的假钞。

发展下线“出货”

假钞制作完后,下一步便是如何转手出售“变现”。从对制作假钞一无所知的“小白”到研制成功出第一批假钞,从在社交群中经常“潜水”的无名小卒,一跃成为社交群中的“制钞专家”,身份的转变让他一下子拥有了很多所谓的“粉丝”。在与这些粉丝交往的时候,俞俊化名“明哥”,以有大量逼真“人民币”低价出售为诱饵,发展自己的销售下线,拓展销售渠道,李建设、季成云正是俞俊众多粉丝中最“铁”的两位。

2019年3月的一天,在北方一小旅馆内,李建设、季成云两人正通过壁纸刀、胶水等方法对俞俊通过快递邮寄过来的半成品假钞进行着紧张的处理,裁剪和做旧都是俞俊事先交代好的。

为进一步检验假钞是否能够真正的流通,第二天二人分别搭乘交通工具赴周边县城的农贸菜场、生活超市等营业场所开展所谓的“洗钱”业务。在热闹喧哗的某县城菜市场内,李建设心怀忐忑地摸了摸裤兜中的面值20元的假钞,凑到了一处卖水果的流动商贩前,“老板苹果多少钱一斤?给我来两个苹果”。在老板称完秤后,李建设从兜里抽出那20元钱,老板找来17元。通过这样的方式,短短半天时间,李建设、季成云二人便已将带出来的3000元假钞全部花完,获利2500余元。

当晚回到旅馆后,季成云除表达了兴奋和惊喜外,还与李建设商议是否可以和“明哥”进行商议,让他们俩代理“明哥”的假钞,以此赚取更多的利益。随即,二人与俞俊取得联系,三人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由李建设、季成云二人发布出售假钞信息,招揽“客户”,然后将这些订单客户提供给“明哥”,两人赚取相应的利润“扣点”。

据相关部门在案发后的调查,2019年3月至4月间,李建设、季成云二人通过网络认识俞俊,在明知其出售的是假币情况下,为谋取利益或自用,仍然联系买家,以每张2.6元至3.5元不等价格收取买家货款,扣除差价后,再以每张2元至2.8元不等价格将货款转给俞俊,由俞俊将货发给买家。至案发时,李建设、季成云二人购买出售假币累计16600余张,面额价值共计33.2万余元。

确保“出货”安全

客户“订单”的接踵而来让俞俊和女友张月霞二人兴奋不已,也更加坚定了两人加班赶制“印钞”的决心。一方面,俞俊更加废寝忘食地在储藏间内进行印刷,其所依赖的打印机也由最初的两台增加至四台,并且基本是全天候、开足马力进行印刷;另一方面,伴随着订单的大量增加,靠直接发快递进行邮寄的方式也越来越让二人不放心。为进一步确保发货的安全,两人除通过虚构假名和地址进行邮寄外,还通过随机打车的方式,到附近或周边县城邮寄快递,在批量生产假币至案发的两个月间,两人打车邮寄快递的打车费用就高达3000余元。

“直接将假钞放到快递盒子里,进行简单的包装,然后进行快递,风险太大,我们现在的‘货’这么紧俏,必须再换一种更为稳妥的运输方式。”一日,俞俊在发完“货”后对张月霞说道。

如何减少相关风险呢?除了不定期地更换手机号码和用于收款的银行账号外,俞俊还申请了多个社交软件,一旦发现潜在的客户,便通过加好友私聊的方式进行“营销”,为能进一步掩人耳目,不被快递公司检查发现,俞俊和张月霞商议通过网上购买封口机和散装茶叶的方式将假钞封装在茶叶盒中,待封装完毕后,由二人随机选取快递公司以寄茶叶的方式将假钞邮寄到购买人提供的地址处。

“其实在被你们抓捕的前两天,我右眼皮就一直在跳,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在被抓捕前,俞俊还紧急联系了其下线李建设、季成云,并将剩余的假钞以最低的价格出售给了对方。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2019年3月底的一天,盱眙人朱彬为还款即将到期的信用卡,通过网上搜索假币的方式与李建设取得联系,在了解了假币的逼真度后,从李建设处购买假币710张。刚收到“货”还未进行“洗钱”的朱彬,被江苏省盱眙县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购买假钞重要案件线索,并于2019年5月立案侦查。俞俊、张月霞、李建设、季成云、华伟峰、周滨等六人悉数被抓获归案。

经查,2018年10月,俞俊在互联网上通过社交平台聊天的方式,从他人手中骗取2005版面值为20元的人民币模版,同时在网上学习伪造货币的方法,并伙同张月霞伪造货币。同年12月,因伪造货币需要,俞俊和张月霞通过当地市场及互联网平台购买了电脑、打印机、切纸机、封口机、内置防伪纸、墨水、胶水等工具和原材料,在其暂住的出租房屋内大肆伪造20元假币,累计18000余张,假币的面额价值合计36万余元;随后,他们以每张2—3.5元不等价格出售给他人。

该案案发后,盱眙县检察院第一时间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在听取公安机关案情介绍基础上,就货币伪造现场勘验、涉案物品拍照扣押、互联网上购买付款记录调取等证据固定和收集方面提出具体意见和建议,均被公安机关采纳,为后面的有效及时完成批捕工作奠定了基础。在作出逮捕决定后,盱眙县检察院及时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案情,提高当地群众对小面额假币的识别能力,避免遭受财产损失。

审查起诉期间,盱眙县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对案件证据材料进行了详细梳理,并从案件事实、证据、定性及最后犯罪数额的认定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分类审查。

2019年12月28日,经盱眙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盱眙县法院以伪造货币罪依法分别判处被告人俞俊、张月霞有期徒刑十二年、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以出售、购买假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李建设、季成云、华伟峰、周滨等四人有期徒刑一年至十年不等刑罚,并处罚金。

俞俊、张月霞二人在法庭最后陈述时,当庭表示,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表示认罪悔罪,服从法院的判决结果。(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