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我的枪呢?”救援者看到吕赫光躺在一片废墟中,用最后一丝力气......
时间:2020-06-26 11:09来源:辽宁长安网责任编辑:司徒紫莹

“我的枪呢?”

前来救援的消防员看到,吕赫光躺在一片废墟中,用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摸向腰间,微声说道。

吕赫光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9岁

他再也听不到2岁幼子的那句“爸爸,节日快乐”了。

6月18日,是辽宁省丹东市公安局振兴分局花园派出所民警吕赫光24小时值班的日子。

当天晚上,所里的警情有些“热闹”

直到19日凌晨一点,吕赫光还没能休息

他发了一条朋友圈

警灯闪烁,是属于人民警察的“夜”

发完这条朋友圈不到4个小时,吕赫光再次接到了市局指挥中心传来的警情:辖区有居民打开煤气自杀,房门反锁。

吕赫光和同事韩煦迅速赶到了现场,当房门打开后他不顾扑鼻而来的浓重煤气味,第一时间冲进了室内试图抢救自杀群众。

就在此时,突发煤气爆炸。

韩煦被巨大的爆炸冲击波从现场震到楼道,当时韩煦身上的警服已经被烧焦了,腿部、臂部被烧得血肉模糊。

危难之际,韩煦强忍剧痛,从地上爬起来义无反顾地朝屋内跑去,此时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要返回去救出群众和自己的战友。

当后续救援人员到达后他被抬下楼时,还不停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屋里还有群众和我的战友,我得把他们救出来……”

送往医院后,医生确诊韩煦全身烧伤面积达到32%,右脚跟腱断裂。

而他还不知道的是,他的战友

吕赫光身受重伤,送医后抢救无效牺牲。

吕赫光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的枪呢?”

直到死

他惦记的依然是人民警察的责任与担当。

“小吕也是普通人”

事发前1个月,吕赫光刚刚到任到基层派出所。工作繁杂、琐碎,他偶尔也会抱怨,“当初怎么会想来派出所呢”。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同事、朋友眼中“办起案子特别猛”,又不知道累的“永动机”。

派出所的工作繁杂、琐碎。“小吕也是个普通人,会累,会抱怨。”吕赫光的朋友刘斌说,刚到派出所没多久,吕赫光在一次聊天中笑着抱怨,“当初怎么会想来派出所呢”,但抱怨完,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在派出所同事的眼中,所见到的吕赫光却截然不同。他已从警6年,还是“中队长”,到了派出所后,从为居民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到了解基层的办案流程,遇到自己不懂得,都会虚心请教。

也许您也曾经见过他,

在风雪中,在骄阳下。

“办起案子特别猛”

“虚心”是吕赫光的一个优点。

他1991年出生,2014年6月大学毕业。同年9月,通过文化课和体能测试,吕赫光成为了一名警察。

许超是吕赫光之前的同事。在巡特警突击一大队见习期间,他经常听吕赫光自我调侃,说“不聪明,就得笨鸟先飞”。

许超印象中,吕赫光很上进,喜欢跟着尖子生。看到不懂、不熟悉的,他马上就问,一点不藏着掖着,“有同事脸皮薄,问他天天提问,会不会不好意思。他脾气好,回答说‘不会就问,有啥不好意思的’。”

功夫没白费。半年后,在同期入警的同事中,吕赫光的警务技能和业务素质等,各项考评都名列前茅。

两年后,吕赫光被调入巡特警五大队三中队。2018年4月,吕赫光因为表现突出,被升为巡特警五大队三中队中队长。

刘斌经常抱怨,聚餐休闲的局,吕赫光总是缺席。“他爱热闹,但是工作太忙,根本抽不开身。每次喊他,他都在工作。”朋友称,大家每次开玩笑就说,吕赫光是个不知道累的“永动机”。

同在三中队的赵建眼中,吕赫光是典型的“不爱官”。虽然是个中队长,但遇到突发情况,他冲得比谁都快,根本不像是个“官”。

2019年,在处理当地发生一起持刀抢劫案时,当时正在巡逻的吕赫光接到指挥处的消息,得知嫌疑人已经得手并逃跑,就立即带队前往案发地点,根据事主的指引追赶嫌疑人。

赵建说,当时嫌疑人被追得无处可逃,就转身用刀刺向身后的民警。吕赫光冲在最前面,一把将刀打落,并和队员一起控制住嫌疑人。“我们都特别服他,办起案子特猛。”

“是个爷们儿”

但日常的琐碎中,能够看出吕赫光的铁汉柔情。

许超记得,2019年春天,有同事送给他儿子一盒积木,“他谢了好几次,说他儿子特别喜欢,还让同事再给弄一盒。”

刘斌说,2018年,吕赫光和妻子结婚不久,就有了儿子,他很开心,也觉得有压力。吕赫光曾和他说,看到已经呱呱坠地的孩子,决定再苦再累,也要咬着牙买一套房子,让妻儿觉得有个归属。

吕赫光家庭条件不算好,父母都在黑龙江打工。在工作前,父母看病欠下了5万多元,吕赫光没有和刘斌及其他任何人张嘴,自己还了三年还清。

他的妻子也是一名普通员工,收入不高。“小吕是很传统的一个人。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不能租房过日子,要撑起来这个家。”刘斌说,两口子一直省吃俭用,直到去年,吕赫光四处借钱筹够首付,才贷款买了一套小面积的二手房。

“是个爷们儿”。说到这里,刘斌几度哽咽,“他太累了,太不容易了。在世的时候,没有一天是为了自己活着的”。

刘斌说,得知吕赫光殉职的消息,他的母亲一度要哭晕过去,“老人说,‘儿子走了,这个家的天塌了’”。

振兴分局深知吕赫光家的情况,一知情人说,“肯定不会让老人孩子没有人管的”。

6月22日,在派出所的在职民警名单中,已经找不到吕赫光的名字。

人固有一死

或轻于鸿毛

或重于泰山

仰不愧于苍穹

俯不怍于厚土

吕赫光将自己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奉献给了他挚爱的公安事业,用他短暂的一生实现了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庄严承诺。

从警六载,无愧党旗鲜红,无愧警徽闪亮。

音容渐远,警魂长存

战友,一路走好。

(文中刘斌、许超、赵建均为化名)

来源:综合自新京报、“警察说警事”微信公众号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