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法官历时四年、三国四地反复沟通,100万案款终于发还……
时间:2024-06-11 14:37来源:北京政法网责任编辑:郭炬

催促被执行人交钱难的现实是怀柔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崔小东执行案件的日常,但申请人领款情绪消极的情形,崔小东却是第一次见,尤其当这笔应发款项是“意外之财”,尤其当它的数额高达一百万。近日,克服了债权进账日期的紧张、申请人难以联络、三国四地跨国时差,“发不出去”长达四年的百万元案款案件,最终以成功发送至申请人陶某甲银行卡内宣告结束。

故事的帷幕是从三年前拉开的。

“筛出来”的一百万

2021年,怀柔法院收到北京市三中院函件,称某影视公司拍卖程序完毕,有优先受偿权案件的法院可依法申请参与分配债权。接到通知后,负责办理恢复执行案件的法官崔小东与助理李俊华连夜展开筛查,发现该影视公司成立以来,共计历经三次名称变更。两人对数个曾用名逐一筛查后,查得一“某建筑工程公司为申请人”“该涉案影视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怀柔法院可据此案件执行回款104万余元,用以清偿某建筑工程公司的债权。

然而,分配的案款并不是一发了之那么简单。法院执行过程中,某执行案件的申请人同为另一案件被执行人的情况时有发生,若某建筑工程公司有其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未予清偿,执行回来的一百万余元款项一旦发还,申请执行该公司的当事人的权益便可能无法得到应有的维护。为使某建筑工程公司可能存在的“申请执行人”们的债权不被遗漏,得以通过参与分配的一百余万元获得清偿,崔小东指派李俊华对某建筑工程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细细筛查。

这一查,两人翻出了这个建筑工程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有位叫陶某的申请人,因与某建筑工程公司纠纷诉至怀柔法院,法院判决该公司偿还陶某债权约一百万元。然而彼时该建筑工程公司债台高筑、无力以偿,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最终因无可供执行财产进入终本状态暂时结案。

寻不到的继承人

查询核实后的第一时间,崔小东拨打了陶某的电话,意欲将回款消息告知,然而电话那头没有响起应答声,只有“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的冰冷机械音重复回响。崔小东没有灰心,与李俊华辗转查询走访,最终找到了陶某远亲的联络方式。这次的电话在两声过后便被接了起来,然而还未来得及庆幸,接电话的人语气淡淡一句“陶某已于几年前去世”,为两人迫切发款的希望火苗先降了温。打探后得知,原来该建筑工程公司始终没有东山再起,拖欠陶某的钱款也一直未闻音讯。漫长的等待中,直到离世,陶某也未等到该公司还款的通知。

斯人已逝,但款项不能就此清零。债权进账日期越来越近,没有什么留给崔小东唏嘘的时间,他能依靠的只有这个来自远亲的电话。他与李俊华沿着这条线深挖彻查,试图找到陶某的继承人。然而远亲与陶某家中久未联络,只知陶某人已离世,家有子女在堂,但对其后辈的联系方式却未可知。崔小东没有放弃,向陶某往昔居住的社区联络问询。打探颇费了些周折,好在多番辗转之后,成功寻得了陶某之子陶某甲的联络方式。在告知陶某甲可以与陶某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一同申请变更为申请执行人后,崔小东本以为发款事件有了着落,事情可以到此画上句号。

跨越3国4地的发款路

然而三催四请以后,陶某甲及其家人的变更为申请人的材料,却迟迟未提交到怀柔法院。崔小东安排李俊华与陶某甲电话联络,陶某甲却开始进入“敷衍模式”,所拨打的电话十有九空,不是无人接听,便是多番推辞、不愿前往法院领款。

因为陶某去世民事主体资格随之终止,案款需要等待其继承人陶某甲等人提出执行异议变更申请,并成功被变更为申请执行人后才能发还,崔小东不得已先将案款提存。

多番询问中,陶某甲才透露,家中的两位亲人分别在美国、澳大利亚,而自己对智能手机不甚了解,联络沟通费时费力。于是在崔小东的联络协助之下,陶某甲终于在第22次催促后,拿着母亲、姐弟的委托手续姗姗来迟,一并通过执行异议程序向怀柔法院提起了变更申请人的请求,彼时已是两年之后的2023年。

没承想,这场百万案款发还之旅的坎坷并未到此结束。执行异议将陶某三子与其妻变更为申请执行人后,发款问题又“卡壳”了。款项发还之前,需要充分收集申请人的意见,然而联络陶某家人并不容易,陶某之妻年迈多病、卧床不起,其子陶某甲行动不便、难行远途,陶某乙长期居住美国、与北京时差12小时,陶某丙长期居于澳大利亚墨尔本、与北京时差3小时……耐心与沟通之外,这场发款还需克服三国的时差。

临门一脚,崔小东深信办法总比困难多,他带领助理赵成杰、李俊华分而化之,逐一前往陶某之妻、陶某甲的家中记录,并分时差多次进行跨国电联,在历经多次夜间23时联络尝试后,最终在合适的时间通过线上谈话方式分别与陶某乙、陶某丙达成有效沟通,成功记录下所有申请人对该案案款的发还意见。

至此,“发不出去”长达四年的百万元案款案件宣告结束。

发款完毕给陶某甲打确认电话时,李俊华替崔小东问出了心里的疑惑:“为什么一直不来领钱呢?那可是一百万呢,三四年你都没着急?”“我身体不好、手机不熟,那时候因为疫情一直懒得外出,而且你们有空就跟我联络,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把这钱发给我的,放在你们法院那儿我很放心。”陶某甲的回答让他们哭笑不得。“虽然我们一定会把钱发给您,但您以后也要记得主动抓紧申请啊。”此次坎坷的发款经历,让李俊华没忍住再嘱咐了陶某甲一句。陶某甲“嘿嘿”笑了两声,表达完来自全家的感谢后,挂断了电话。

“案件终本以后,并不会在法院陷入‘无人问询’状态,我们恢复执行团队会持续查找财产线索、筛查可偿债权。恢复执行案件的许多当事人都存在较大联络难度,但我们法院会用尽心力寻找、千方百计调查,以‘如我在执’理念执民所需、行民所盼,确保‘终本不打烊’。”崔小东说。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