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小兵张嘎”的水区渔村 开创“水上调解中心”新模式
时间:2020-07-03 08:55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责任编辑:安羽

芦苇荡里奏响和谐曲

雄安新区水上调解工作掠影

开栏语

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新区规划范围涵盖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2018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了《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

设立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这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雄韬伟略,长治久安。谋定而动,法治护航。

今年是雄安新区设立3周年。3年了,雄安新区有了哪些可喜变化?尤其是法治建设取得了哪些长足进展?近日,本报编辑部派出采访组专程赴雄安采访,从7月3日起,本报开设“雄安三年看法治”栏目,分别从水上调解、智慧政法、行政争议化解、生态环境资源检察、证明事项告知承诺制试点、群防群治等方面,生动展现3年来雄安新区的法治实践。敬请关注。

□雄安三年看法治

□法制日报采访组

万顷碧水,苇曳如波。

六月的白洋淀骄阳正盛,一叶轻舟穿过纵横交错的水巷,在迷宫一般的芦苇荡里辗转了足足30多分钟,才在一条木质栈桥前停下来。栈桥尽头那一片粉墙灰瓦,便是远近闻名的水区渔村——河北省安新县赵北口镇赵庄子村。

说其远近闻名,是因为这里是著名作家徐光耀笔下“小兵张嘎”人物原型所在地。上世纪六十年代,徐光耀根据白洋淀雁翎队的英雄事迹创作小说《小兵张嘎》并搬上银幕,主人公“嘎子”头戴小草帽、手拿小木枪,擅游泳、会爬树的小机灵鬼形象成为新中国几代人童年最深的记忆。而赵庄子村的赵波等一众老雁翎队员就是“嘎子”的人物原型。当年,作为雁翎队的侦察员,赵波和他的队友们活跃在淀泊相连、苇壕纵横的白洋淀里,利用水区的有利地形,驾小舟辗转于芦苇荡中,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打得日寇闻风丧胆,谱写了白洋淀军民抗日救国的一曲曲胜利凯歌。

如今,战争的硝烟早已消尽,留下的万顷碧波滋养着水区村民们的安稳生活。但是,和平年代也有烦恼,东家的家什占了西家的地,南家的苇垛挡了北家的采光,对于村中百姓来说,这便是最大的事儿必须要有个说法儿。再加上近年来雄安新区大力治理白洋淀水系,旅游业脱胎换骨蓬勃发展,随着进淀游客越来越多,一些新型矛盾纠纷也摆在眼前……

怎么办?水区群众继承发扬雁翎队祖辈传下来的聪明才智,结合地域特色创建的“水上调解中心”应运而生。

穿行曲折水路淀中调解

“搭建水上调解平台,多元联动化解矛盾纠纷,打通法律服务‘最后一公里’,大大提高了水区群众和外来游客的安全感、幸福感。”提起“水上调解室”,安新县司法局局长刘丽丽打开了“话匣子”。

刘丽丽说,白洋淀水域广阔,地形特殊,很多村镇位于淀泊深处甚至是四面环水的纯水区,百姓出村路途漫长,有了问题去趟县城费时费力,但对村民而言这些事儿又要必须解决,这时候就必须发挥基层司法行政部门的作用,将法律服务送到百姓家门口,真正实现矛盾不出村。

2019年10月,安新县司法局水上调解中心在白洋淀旅游码头挂牌成立,下设安新镇、赵北口镇、圈头乡、荷花大观园、王家寨5个调解室和1个法律服务专班。水上调解中心明确了专门工作人员,制定了工作流程、组织机构及职责,建立了水上调解工作专门档案,而且把相关信息制作成展板在各调解室公开上墙,方便群众监督,也利于当事人了解人民调解工作。

在赵庄子村的水上调解室,记者见到了这些展板和展板下那些尽忠职守、憨厚朴实的村调解员。没有显赫的头衔,无需统一的制服,这些调解员往那儿一站,就是个活招牌。他们在淀里生、淀里长,来自水区,又扎根水区,他们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片水域、每一个乡邻的情况都稔熟于心,所以纵然淀中水路曲折如同迷宫,他们也能及时迅速赶到发生纠纷的第一现场;即便左邻右舍已经剑拔弩张,他们也能因人而异顺利化解矛盾。

赵领社便是这样一位传奇人物。

个子不高,笑容憨直,身板结实硬朗,皮肤自带白洋淀多年的阳光烙印……如果不说年龄,你绝看不出赵领社今年已经65岁了。从23岁还是个小伙子开始,他便一头扎在人民调解的岗位上,一干就是40多年。

“这么多年,我一直是民调主任,没当过村里的大干部,也不想当,我就特别爱给人解决问题,调解成功了有成就感。我的想法是,自己多花点心思,村里头安定了,让村干部可以腾出手来抓生产不是更好!”谈到自己的调解工作,这位老党员的脸上写满自豪与欣慰。

有一次,村里的两户人家有纷争,还动了手,双方都受了轻伤,从此结了梁子,其中一家甚至搬到外村。新上任的村支书找到赵领社,要他必须解决这个事。老赵三宿没睡着,反复到两家做工作,还带人修补打架时损坏的门窗,并叫上村委会副主任一起去接回搬到外村的村民,经过多次做工作终于让两家和好如初。

水上岸上一体联动化解

事情传开后,老赵在村里的威信大增,实力“圈粉”,乡亲们有什么事都愿意找他,而他对调解工作也更加热爱了。老赵说,随着白洋淀旅游业的发展,他平时也做游客的生意,身兼船夫、导游、调解员多职,但只要调解室有事情需要他,赚钱的生意就成了副业,“船扔下几天都没关系,调解工作是最重要的。”

自打赵庄子村“水上调解室”成立,老赵当仁不让地成为调解室的领头人,他的工作思路是“早发现,早解决”“当日事,当日办”。利用人熟地熟的优势,他安排调解室的几位调解员每天都到村里淀里巡视,发现问题及时做工作,争取把矛盾在萌芽阶段就化解了。

当天发生的纠纷当场解决,不要拖延致矛盾激化,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一思路和“水上调解中心”的创办初衷不谋而合。

刘丽丽说,安新的水上调解中心现有70余名人民调解员,在工作中探索建立“属地调解”“联动对接”“船上调解”“法律服务”等工作制度,打造“一站式”“综合性”工作平台。

水上调解室落实“属地调解”制度,借助相关行政村的水上调解员生活在群众当中、群众基础好的优势,最大限度地将矛盾纠纷解决在基层。同时,结合水区地貌,对于交通不便利、较为复杂的矛盾纠纷,组织水上调解员进行“船上调解”。游客之间出现矛盾,一个电话,水上调解员直接进淀到现场服务,上升到法律纠纷的话,法律服务专班跟进提供专业法律服务,减少当事人负累,也防止矛盾升级。法律服务专班整合了普法、法律援助、公证、律师、矫正管理人员等力量,坚持法律服务跟着群众需要走,将法律服务触角延伸到村、到户、到当事人,提高法律服务质效。

一条龙一站式法律服务

依托水上调解工作,在构建水区矛盾纠纷化解的中枢、便民服务游客的窗口同时,更是流动的法律服务站。在调解过程中对水区群众的公证、法律援助需求及时跟进法律服务,开辟水区群众法律援助、公证服务绿色通道,加强业务宣传,发放《一次性办理告知书》,实现水区群众法援、公证事项“最多跑一次”。对老年人、行动不便群众提供上门服务,让水区群众切实享受“身边的公证”。对社区矫正对象出现的矛盾纠纷,由矫正管理人员及时掌握其思想动态,跟进思想疏导、教育矫正、调解稳控工作,防止民转刑案件发生,预防和减少重新犯罪。据统计,自“水上调解中心”设立至今,共调解案件102件;提供法律援助10件,法律援助咨询14次;提供公证15次,公证咨询26次;对36名水区矫正对象建立专门档案。

2020年,水上调解工作将在安新34个水区村试点推进,并构建多元调解格局,实现水上调解中心与县法院巡回法庭、景区投诉中心等相关单位及各调解室建立联动对接,公示联系电话,及时沟通情况,联动化解纠纷,实现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诉讼无缝对接。真正实现水区居民和外来游客有问题“一站式”解决,享受到方便快捷高效的法律服务。

离开赵庄子村的水上调解室时,记者与赵领社握别,他的手粗糙有力,却令人倍感踏实温暖。其实,赵领社还有另一个身份,他就是当年雁翎队侦察员赵波的儿子,身体里同样也流着“嘎子”的热血。赵领社有句话——“我虽然打着父亲的大红伞,但要凭着自己闯,先把自己位置摆正,出圈的事儿不能干。永远记住父亲临终嘱托,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正是这样的做人宗旨,正是出于这满腔热忱,才能让赵领社和与他一样扎根岗位数十年的人民调解员们,把人民调解当成自己的事业,获得群众的信任和敬重,也造就了水区乡镇的平和安详。同样一片白洋淀,当年,父辈们用聪明智慧在这里击退日寇,如今,几十上百个赵领社们用热情奉献,将十里八村的大小矛盾消弭于无形。

离岸登船,再入芦苇荡,已是夕阳西下,船头的浪花惊起几只水鸟,姿态优美地飞向淀泊深处。密密的苇叶在晚风中簌簌作响,层层延展开去,水天相接之处,彩霞满天,画面祥和唯美。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建国章兴成葛晓阳陈磊刘子阳;法制网记者赵暖芷陈睿哲)

责任编辑:刘一鸣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hinapeace.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长安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