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江苏南京抓获两名公安部B级通缉令在逃人员

2017-11-03 11:11  来源:人民公安报  责任编辑:闵玥
字号  分享至:

  20年前,初入社会的银行职员潘某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丈夫陈某以私刻、盗盖银行印章的方式卷款千万元,改名换姓,亡命天涯,双双被公安部列为B级通缉令在逃人员。

  日前,这对逃亡“鸳鸯”落入法网,一起跨越20年的重大积案被江苏省南京警方成功告破。9月26日,南京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孙建友签发嘉奖令,给南京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鼓楼分局等全体参战单位和民警予以通令嘉奖。

  初入社会就走上了犯罪道路

  1996年,22岁的南京姑娘潘某在大巴车上遇到了陈某。彼时,潘某初出校门,被分配到南京一家银行。而陈某35岁,初中毕业后无正当职业,却着装不凡,手持一部“大哥大”,一副成功人士模样。很快,两人成了男女朋友,开始谈婚论嫁。只是,潘某不知道当时陈某另外有个已经怀孕的情人周某。为了让周某同意打胎分手,陈某给了她11万元钱,随后周某回了成都老家,却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1996年12月,距离孩子出生还有两个多月时间,陈某正缺钱,朋友找到他,想通过潘某的关系贷款300万元临时周转一下,答应给10%的好处费。潘某不同意,陈某再三游说,承诺不会有问题。

  “当时银行公对公转账还是依赖票据兑换,就是甲乙两家公司同时在银行有账户,如果甲公司需要付款给乙公司,填张票据给银行就行,银行就直接把钱打到乙公司账户上,次日交易才能确认。”办案民警刘云介绍,当时潘某的身份就是票据兑换员,心存侥幸的她利用这个时间差填了一张400万元的单据,私刻、盗盖银行印章,将钱转入陈某在另外一家银行的账户。陈某旋即将朋友之前承诺的30万元“好处费”提现。令他意想不到的是,30万元“好处费”已经被陈某花掉了,朋友迟迟未来贷款,银行却开始查账。潘某慌了,陈某心一横,对潘某说:这个事情被查到免不了坐牢,不如多搞几笔私奔吧。六神无主的潘某同意了,接下来两个月,她用同样的手法分几次将1000余万元汇入陈某账户。

  1997年2月底,潘某所在的银行接到一个电话,陈某的朋友打来的,称潘某的老公在外地出车祸了,让潘某赶紧过去处理。潘某随后销声匿迹。几天后,银行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对潘某经手的账目进行盘点,这才发现问题,于是报警。当年3月15日,南京警方成立专案组,对此案正式立案侦查。4月1日,潘某、陈某被上网追逃,并被公安部列为B级通缉令在逃人员。

  跨越20年的辗转追逃

  两人外逃后,南京警方对他们的追逃工作拉开了序幕。此后10多年,专案组锲而不舍,先后辗转上海、广东、四川等地开展追逃工作。两人的家人、潘某在上海读书时的同学、陈某的朋友,都被警方逐一调查走访。“各种卷宗材料有一米多高。”曾经负责追逃工作的南京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四大队教导员居龙俊告诉记者。由于当年有价值的线索不多,两人一直杳无音信。案发后很长一段时间,各种坊间传闻甚嚣尘上。有人说,两人逃到了柬埔寨,陈某在柬埔寨黑帮火并中被打死了;有人说,他们逃到了中越边境,甚至有人声称在当地一赌场看到陈某。经过警方核实,都被逐一排除。

  公安部“清网行动”启动以来,南京警方更是加大了追逃力度,抽调专门力量,召集经侦支队、网安支队、鼓楼分局等多部门办案民警成立追逃专案组,再次对此案进行全面调查。后来他们了解到,陈某和潘某一直在国内,只是已经改名换姓,“漂白”了身份。

  “得到这笔钱之后,陈某当即开始为出逃做准备。”刘云介绍,据陈某交代,当年他先是乘飞机到广州,找了辆黑车前往珠海,在珠海由黑车司机介绍认识了专门制作假证的肖某,花钱办了两张假的临时身份证,更名换姓漂白身份。后来,他们先后在广东汕头、珠海及北京昌平购置房产。陈某安排潘某出逃的同时,自己还携带30万元现金去成都探望情人和刚出世的儿子。“到成都之后,他去周某的住所时,发现警察已来调查,当即逃离。”说起当年警方与陈某“失之交臂”,刘云语气里充满了遗憾。

  逃亡“鸳鸯”终落网

  案件的突破口出现在今年年初,前期追逃工作打下的坚实基础终于有了回音。“潘某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但当时不确定陈某是否和她在一起。”刘云介绍,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方一直没有对潘某执行抓捕,循线追踪陈某的行踪,并把信息向当地警方通报。

  今年9月9日,陈某送已成为大一新生的儿子到重庆某大学报到完毕准备返回。获知这一信息,警方决定实施抓捕,在深圳铁路公安部门的配合下,陈某刚到广州车站就被抓获。当天下午,潘某也落网。至此,其一场跨越20年、辗转全国多地的逃亡之路终于结束。

  经过了解,这对“鸳鸯”开始亡命天涯时,经办假证的肖某牵线搭桥,通过开珠宝行的王某“洗钱”,将钱换成了美金、港币以及300多万元的珠宝、手表之类,辗转在珠海定居。两年后,两人的儿子出生。

  1000余万元并没有让两人生活得更好。由于陈某嗜赌成性,是澳门赌场的常客,财产很快挥霍一空,此前所购的几套住房也先后变卖。

  2013年,生活拮据的两人开始出来打工,陈某在深圳一家KTV做保洁员,潘某则在广东江门一家私企做会计,忙于生计聚少离多。

  在外逃亡的日子里,两人饱受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思家情绪越来越强烈。“没想到还是躲不掉。”落网后的夫妻俩掩面而泣,悔不当初。

  (记者 许政)

民警撇下自家孩子,赤膊跳入海中救人后离去

现场市民拍下这一感人的画面,陈起超“赤膊救人”的事迹被传到朋友圈中,众多网友纷纷点赞。

中国传媒大学女生被害案二审维持判死刑

中传女生被害案二审维持死刑判决,被害人父亲称满意判决结果,但不能接受道歉。

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法治

十九大报告中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论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全面 ...

湖南长沙警娃写给妈妈的信令人动容

我们把底线抬高一点,守住自己最真挚那颗心,守着这个温暖温馨的家!